武林小说网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秦王镇西北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秦王镇西北

作者:堕落的狼崽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大魏读书人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小虎等亲兵离开之后,顿时大声喊道:“弟兄们,敌人就在眼前,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跟在本将军身后向前冲。”

    “杀。”身后的士兵也发出怒吼声,跟在谢小虎身后,向吐蕃兵马发起了反冲锋。

    正在观看大军厮杀的李勣和柴绍两人没有想到,谢小虎已经落了下风,不转身逃走,反而发起反攻,那些吐蕃将士也没有想到,居然被谢小虎杀出了数丈之远。

    “吐蕃兵马也不过如此而已。”谢小虎身后的将士们发出一阵阵嘲笑声。

    “杀了他们,后退者斩。”李勣面色阴沉,这下是在打脸,让李勣感到十分难堪,自己麾下的兵马居然无用,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被敌人击退,这就是耻辱。

    吐蕃将领们也发现了这一点,脸上都露出惭愧之色,望着面前的谢小虎,双目中凶光闪烁,迎面杀了过去。

    “也许我们今天会死去,但我们无怨无悔,因为大夏会记住我们的丰功伟绩。也许我们今日将战死疆场,但我们无怨无悔,因为天下的百姓会记住我们的一切。”长街之上,不知道是谁高声呼喊起来,很快,大夏将士紧随其后,瞬间好像是整个城池中都在回响着这句话。

    随着声音传来,正在厮杀的大夏将士好像又平添了几分力气,他们高声呼喊着,朝敌人杀了过去,甚至连自身的防御都没有,一副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打法,战况十分惨烈。

    李勣双目中凶光闪烁,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当年自己围猎韦云起的时候,那位老将军宁死不降,甚至还向自己发起了反冲锋。现在敌人又在高声呼喊着这句话,就好像是一个诅咒一样,听的李勣浑身发麻。

    柴绍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他没想到这句话流传这么广,就在前不久,那个年轻的将军也是在临死之前,在决死冲锋的时候,高声喊着这句话,用五千兵马夺走了自己近一万五千名吐蕃士兵的性命。

    他看着眼前的敌人,长街之上,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敌人,若每个人都是心存死志,李勣这次就算拿下了临羌城,也将会损失惨重。

    “懋功,这些人都是疯子,不能留这些人了,尽快杀之。他们是不可能投降的。”柴绍面色凝重,在一边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李勣抽出腰间宝剑,面色阴沉,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他还准备看看能不能逼降一部分人,这样也方便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但现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眼前的敌人十分顽固,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宁愿战死也不会归顺自己的。

    厮杀仍然在进行,谢小虎已经身受重伤,几乎连站立都困难了,但他仍然厮杀在一线,身后的将士们也被谢小虎决死之心所带动,即使谢小虎阵亡之后,厮杀仍然在进行,整个长街之上,双方的尸体纠缠在一起,显得十分残酷。

    谢小虎不知道自己已经杀了多少人了,他手中的长枪仿佛有千斤重,长时间的厮杀,让他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终于,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长枪被挑落在地,谢小虎右手一阵疼痛,最后还是咬紧牙关,抽出腰间宝剑,将面前的敌人斩杀。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猛然之间一声长啸,再次率领士兵杀了过去。

    李勣面色平静,看着面前敌人在冲杀,面无表情,再凶猛的老虎,也有疲惫的时候,谢小虎再怎么厉害,也坚持不了多久,他相信自己麾下兵马很快就能将对方击杀。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街上,吐蕃人的兵马越来越多,而那一抹红色的身影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结束了。”柴绍叹息道,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死去的部下叹息,还是为谢小虎等人叹息。总之眼前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吐蕃耗费了近两万人,拿下了临羌城这个要塞。

    “是啊!我们终于踏入了临羌城。”李勣嘴角含笑,他耗费了这么大的代价,现在终于拿下了临羌城,这距离自己想要的东西又近了一步。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拿下了临羌城,整个西北都已经向将军敞开了怀抱。”柴绍一脸的喜色,无论是李勣还是他柴绍,都和大夏仇深似海,都想着从大夏身上啃下一块肉来,眼前碰到大夏,屡战屡败,现在终于啃下一块肉下来。

    “传令下去,将整个临羌城都给我搬空,不能在这里留下一粒粮食。”李勣看着地面上的尸体,目光深处还是多了一些阴霾,自己虽然拿下了临羌城,但同样的,兵马损失惨重,想要快速的铺排开来,手中的兵马就显得不足了。

    “我们的兵力还是有些不足啊!”柴绍也注意到李勣的脸色,顿时知道李勣心里面在想什么,但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归根结底,就是大夏的兵马实在是太过疯狂了,每个士兵基本上都带走了一到两个吐蕃人的性命,甚至更多。

    若不是想到大夏西北并没有多少兵马。这一仗打下来,实际上是吐蕃战败了,甚至还会影响后来的战局。

    “先拿下西平郡,然后再说其他的话。”李勣捏紧拳头。

    柴绍说的不错,现在西北并没有太多的兵马,整个西平郡是不会超过五千人的,根本不是李勣的对手,想到整个西平郡的人口和财富即将为吐蕃所有,柴绍心里面就很兴奋。

    在周围,吐蕃将士们可不管这些,开始搜刮临羌城内的钱财和粮草,在内奸雨望来的带领下,一个个商旅被带了出来,大量的钱财和粮草都被搬运出来,浩浩荡荡,朝吐蕃而去。

    而李勣也只是休整了一天之后,大军开拔,一直朝乐都杀去,他要在大夏战争机器运转之前,将整个西北都收入囊中,所有的百姓、钱粮都运到吐蕃去,这里将会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西北。

    乐都城是西平郡的郡守所在,许敬宗面色慌乱急匆匆的闯入郡守府内,他原本是在武威那边,但现在他已经常驻西平了,都督西域粮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乐都城内的某个人。

    “殿下,殿下,紧急军情。”许敬宗闯入后堂,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在读书,赶紧上前大声喊道。

    “许大人,我姓杨,叫做杨睿。”一个年轻人笑呵呵的放下手中的书本,豁然是大夏秦王李景睿。此刻的他已经升做西平郡郡守了。

    “殿下,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叛贼李勣已经率领吐蕃大军攻下了临羌城,正朝乐都而来,殿下,赶紧离开这里吧!”许敬宗面色惶恐,大声说道:“再不走,就迟了。”

    “临羌城被李勣攻破了?”李景睿听了面色大变,终于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目光深处露出一丝慌乱来,忍不住说道:“谢小虎也算是沙场老将,就算是进攻不利,最起码防守还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连防守都不行?”

    “殿下,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而是赶紧离开这里,吐蕃数万大军已经攻入西平郡,城中只有五千兵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许敬宗着急了。

    “本王身为大夏皇子,碰到这种事情岂能临阵脱逃,传扬出去不是笑话吗?”李景睿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这个建议。

    “殿下,这个消息现在还没有传入西平,殿下可以去巡视各县,这样一旦乐都有事,与殿下也没有任何关系。”许敬宗很快就替李景睿找到理由。

    “就算世人不说,也难逃我自己的内心。”李景睿摇摇头,说道:“更何况,五千兵马也并非不能抵挡,敌人攻入西平,大概就是想夺取西平郡的人口和钱财,若是进展顺利的话,他的兵马还会继续北进,李贼的主要目的应该是父皇。”

    “殿下,敌人来势汹汹,尤其是现在,西北大地兵马很少,很难抵挡住敌人的进攻,不如我们暂且退让,等候陛下的兵马到来再行围剿。”许敬宗还是不敢让李景睿留在乐都,一旦落入吐蕃手中,不仅仅李景睿会丢失皇位继承人的身份,就是自己也是必死无疑。

    只有守土之责,早就被许敬宗抛在一边,自己只要护卫李景睿离开这里,就算事后被人算账,但皇帝陛下肯定会念着自己的好。

    “许大人,你说错了。父皇一旦进入西北大地,发现李勣肆虐乐都,而本王弃城而逃,不仅仅是本王,就是你也要被杀。既然是做了地方的父母官,遭遇危机的时候,首先想的不应该是逃跑,而是先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敌人,然后再想着其他的事情。”李景睿摇头说道:“你若是想头颅悬于九边,现在就离开乐都。本王绝对不会拦着你。”

    许敬宗苦笑道:“殿下,陛下对臣恩从再造,岂能背弃陛下,只是臣死了不要紧,但殿下不行,殿下乃是陛下之子,大夏皇子,岂能落入敌人之手?”许敬宗忍不住跪倒在地,大声说道:“殿下,那李勣是陛下的生死仇敌,殿下一旦落入敌人之手,将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殿下,离开这里吧!”

    “大夏男儿就没有逃跑的时候,许卿,你的忠心本王知道了,但本王要告诉你的是,本王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传令下去,调武威、金城、张掖三郡兵马入西平。”李景睿面色平静,然后说道:“征召西平郡各地民兵,第一,坚壁清野,让老弱向北迁移,第二,征调青壮入军。”

    “殿下,没有军机处的命令,无权调遣兵马,没有陛下的圣旨,无权征兵。”许敬宗听了面色一变,望着李景睿说道。

    “那用这个呢?”李景睿从怀里摸出一块虎符来,说道:“这是父皇赐予的虎符,能否征调兵马?”

    “有虎符在,自然是可以征调兵马的。”许敬宗面色一愣,没想到李景睿居然有虎符在手,这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紧接着心中一阵狂喜,自己下注正确了,大夏皇帝果然是重视自己的嫡子,连虎符都赐给了秦王,有此虎符在手,理论上是可以征调所有大夏所有的兵马的。

    “还有,打出旗号,告诉逆贼李勣,本王就在西平,本王就是乐都等着他。”李景睿冷笑道:“当初父皇能够击败对方,现在孤也能击败对方。”

    “殿下放心,臣虽然是一介书生,但也能仗剑杀敌。”许敬宗被李景睿的话所激动,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小小李勣,叛贼而已,如何是我大夏对手,臣这就请李魁将军训练士兵,加强城防,都督武威、金城和张掖三郡兵马前来支援。”

    “很好,虽然不知道谢小虎为何会丢了临羌城,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肯定是不会投降的,甚至尽可能的给予敌人最大的杀伤力,李勣这个时候的兵马肯定是没有多少的。我们未必能战胜对方。”李景睿听了很高兴,拍着许敬宗帝的肩膀。

    “殿下所言甚是,这里毕竟是我们的主战场,李勣率领的是吐蕃人,这些年我大夏在西北开疆拓土,有不少汉家子弟都在西北安家落户,只要高举殿下大纛,挥手之间就能得到数万大军。到时候,哪里还需要在乎逆贼李勣。”许敬宗双目中露出一丝战意。

    片刻之后,一队队骑兵冲出了乐都,朝武威等郡飞奔而去,不仅仅传来了吐蕃入侵的消息,还会有李景睿的调兵令。

    很快,李勣率领吐蕃兵马出现攻陷了临羌城,并且朝乐都进攻的消息传了出来。

    而在这个时候,大夏皇子李景睿出现在乐都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西平郡,这个时候世人才知道,西平郡的郡守居然是大夏皇子来历练的。

    而随之而来的是秦王李景睿的征兵令,号令西平郡上下一起对抗吐蕃人的进攻,保家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