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男主,我来拯救你![穿书] > 第20章 男主的端倪(3)

第20章 男主的端倪(3)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门,一间不大的房间内,一张床,一小台床头柜,极其简单的摆设却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平和与温馨。

    季霖小心翼翼的抱着睡熟了的季维,略低头弯下腰动作极其温柔地把季维放在床上,垫好不高不低的枕头,掀开淡蓝色薄薄的被子,盖住季维略微瘦弱的身子,双手轻轻放在身体两侧,被子里面。

    季维睡觉盖被子最不喜欢把手放在被子里面,但是对于季霖来说,什么事都可以依着他,唯独在季维身子上季霖比任何人都要来的关心,天凉了,会叮嘱季维加衣服;不许季维熬夜,因为对眼睛不好;吃饭吃菜时也不许季维挑食;季父都曾经开玩笑说过,弟弟反像哥哥,而哥哥却要弟弟照顾。

    对此季霖只是淡淡一笑,没有人知道,在这世间上季霖心里最在乎的人,最重要的人,喜欢的人,爱的人统统只有一个。

    蓝色的被褥,洁白的枕头,躺在床上的季维犹其吸引着季霖的目光,小小的巴掌大似的脸,淡而细长的眉,浓密而又长的睫毛下面覆盖一双极具神采的眸子,只要那双眼睛注视着自己,季霖全身的呼吸都快停住了,季霖想为什么世间会造出如此合乎自己心意的东西,上上下下,每一处地方,哪怕是每一次呼吸都上季霖喜爱到极点,都让自己悸动不已。

    走到床前,俯下身子看着季维,修长的手指慢慢从上到下一笔一划极其轻柔的摸着,感受着手上炙热的触感,温热的呼吸,一沉一浮。从前他是极其厌恶这个世界的,小时候每天看人家脸色而活着,因为名为母亲的人是个妓女备受轻视,为一顿饭而要与街上的乞丐而争夺;他也是十分憎恶这个身体的父亲,既然没有感情为什么还要有我的出生。

    感受手下有力的心跳声,他现在心里满满的都是庆幸,庆幸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叫季维的人,让他为之心动;庆幸这个身体的父亲还生了个儿子,他的哥哥!

    初见时的那一刻,我便沦陷,心动只是一瞬间的事,爱情却在时时刻刻。

    客厅内,吴小娜心不在焉听着老教授说话,全部心神都都在另一间房里的少年身上。

    “小娜,,,,小娜”

    “……………啊!”吴小娜心神一下子清醒“怎么了,,,,,,教授”

    老教授取笑的看着少女怀春模样的吴小娜,从那小子和自己的小徒弟一进门开始,就发现自己这个当女儿一样疼爱的晚辈全付眼神都挂在那个小子身上。自己对徒儿那么好,反而徒儿却和一个小子比自己还亲。

    可是少年少女之间的心事,谁没有哪么些个时候呢!老头我自己也不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嘛!

    老教授嘿嘿一笑,从桌上拿起还剩一半茶水的杯子,递了递手:“去帮师父倒一杯茶,讲了一上午的课口都有些干了,就在左边房间有一壶茶,去吧”

    “嗯”

    吴小娜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取笑自己,也不扭捏,大方的接过杯子应了一声。

    老教授笑完,本来觉得小姑娘家的碰到这事估计会个脸红,可是自家的徒儿可不。没意思,真没意思挥了挥手,“快去吧,师父我还等着呢”

    吴小娜也不在意师父的取笑,转过身拿着还剩半杯茶水的杯子,往有倒茶的地方走去。

    茶房隔间,茶盘散发余温的一壶茶,摸了摸壶面感觉温度有点低,吴小娜看了看旁边一小个精巧的茶炉,上面微带点褐色,是常年煮茶的结果,想了想拿着茶壶放在茶炉上微微加热一下。自己走出房间。

    盯着发丝散乱、小脸儿睡得发红的季维,季霖心中的悸动强烈得压抑不住,手克制不住摸向红艳艳的嘴唇,控制不住力道,低下头将略微冰凉的唇贴近炙热的唇瓣辗转磨擦,忘情不已。

    “……………呼”

    季霖猛地抬头,眼光灼灼射向半掩着门后。

    眼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吴小娜脸上煞白,浑身控制不住颤抖,季霖吻了季维,季维可是季霖的哥哥呀!不敢相信:他们怎么会,,,,怎么会,,,,,

    季霖从容不迫地走出门,在吴小娜不可置信眼光下,冷静的小心轻声关上门。

    站在吴小娜的面前,季霖的神色依然是镇定的,一点都没有被发现的惊慌。看着眼前自己的所谓的情敌,眼神讽刺。

    震惊的吴小娜,气愤看着季霖,质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你怎么敢对他做出这样的事!他可是你的亲生哥哥!!!

    季霖不为所动,眼神冷漠看着颤颤发抖的吴小娜,冷声:“那又怎么,从我爱上他的那一天起,”

    一字一句道“我,就,什,么,也,不,在,乎”

    吴小娜彻底懵了,全身僵硬,“你能和任何人在一起,唯独他不行,你们是有之血缘关系的,亲生兄弟”。

    “血缘只会是我和他之间最亲密的联系,决不是阻碍我们关系的东西”季霖面前面毫无感情与色彩,口中却不容置喙道。

    “不可能,你会毁了他的,毁了他”吴小娜不可思议,眼睛睁大看着季霖,只觉得他是个疯子,而且还是试图染指自己亲生哥哥的疯子,她意识道什么伦理,什么道德,都不是束缚眼前这个男人的绳索,他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季霖眼神冰冷,却极快的掠过一抹讽刺,瞧着眼前口里声声为季维着想的女人,声音像寒冰一样道:“我警告你,不,许,接,近,他”

    对着季霖的眼神,吴小娜从心底里蔓延出一阵畏惧,却强自镇定:“决不可能”

    一触即发

    “你们干什么呢!”

    老教授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们两个愣在季维门外干嘛呢,季维还没醒?小子睡那么久?来这就是来睡觉的?。”

    老教授走过来,疑惑的扫了扫看着自己的两个徒儿之间,一个依旧面色冷漠,一个却眼睛红了半圈。

    眉头紧皱成两座山峰,眼睛瞪大,怒声道:“这是怎么的啦!小娜你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

    说完,可疑地看着自家的另一个徒儿。

    “没事,我只是被沙子迷了眼”吴小娜连忙捂住红通通的眼睛,面色恢复平静镇定掩饰道。

    季霖看也没看吴小娜一眼,低声一道,“教授”便径自一人走了。

    “教授,茶还煮着,,,我去端一下”边说边转身,吴小娜也匆匆忙忙走了。

    老教授一个人停在原地,一头雾水,一个两个怎么都那么奇怪!朝空气中挥了挥,房子里怎么会有沙子呢!老婆子说的对那么大的房子还是得请个人来打扫打扫。

    房间里,一双眼睛却不安的抖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