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回国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机场,国内正值春节,人群来来往往,接机的人在场外围了一圈,当看到自己等待的人的时候,脸上是无法压抑的快乐,回国的人看到场外的亲人或爱人,脸上都满怀着回国的开心和家人团聚的兴奋。

    但是季维却仿佛没有感受到国内的气氛,眼睛看着熟悉的环境,明明是欢乐祥和的气氛,但是季维却闻到一股危险的味道,风雨欲来,似乎压抑许久的事到了临界点。

    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回国的激动和旅行后的开心,眉眼之间都是不安和担心。昨天一早起来的时候,季霖接到唐景和打来的电话,电话里没有说清楚事情,只是说天朗的股票大跌,而季父病倒了。一听到这个消息,季维和季霖马上收拾东西回国。

    季父的身体这几年一直不好,大概是年纪渐渐大了,年轻时没有注意身体,隐藏的疾病直到现在爆发出来了,以前在家的时候,唐景和总是做一些补身的食材悉心为季父调养身材,公司的事也有季维和季霖帮衬,身体一直没有太多的问题。可是怎么突然就病了呢,想到这,季维内心有点自责,明明知道季父的身体不好,公司的事那么多,一个人怎么忙的过来呢!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却和季霖在国内享乐,作为一个儿子他没有做好,做为季家的接班人,他也没有做好。

    “维,怎么了”季霖办好手续,让机场人员先带出行李,而自己和季维后面跟来。

    季霖一袭黑色长款风衣,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完全撑起了衣服,远远一看身材挺拔如松,近一看,冷漠俊朗如刀削的脸庞,双目寒星,鼻梁高挺,下面是紧薄适中的唇瓣。季霖站在季维的面前,靠的很近,伸手用修长略带着薄茧的手指,系好季维脖颈的蓝色围巾,不让寒风透入,看着季维被风刮的通红的脸颊,对上季维清澈如水的眼眸。

    “别担心,父亲不会有事的,”季霖的眼睛黑如墨,简简单单几个字,带着丝丝不易察觉的关心。

    季维闻言,抬起头,紧紧握住季霖正在帮自己系围巾的手,似乎想从季霖这里得到一点力量,望向季霖深邃的眼神。嘴角轻轻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点了点头。

    “嗯,爸爸不会有事的,再说爸爸身边有唐叔在,他不会让爸爸出事的,”季维不知道是在安慰着自己,还是在安慰着季霖。

    “嗯,凡事有我在”季霖面瘫着脸,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睛紧紧看着季维。他知道季维在担心,他不想看到季维脸上出现这样的笑容,他的人应该永远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

    有些人的手伸的太长了,黑色如墨的眼神极快的划过一丝危险。

    “嗨!阿维,季霖……这里,”

    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子,身材硬挺,上身纯白衬衫,一身职业装,明显是职业精英的人在远处,朝这里跑过来,口里一边喊着季霖和季维的名字。

    “你们可是回来了,快跟我走吧!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国外的时候,天朗公司的股票大幅度跌落,为这事董事长都病倒了,现在公司人人自危,都谣传是否季家要倒了,还好有顾家在中间斡旋,不然真不知道后果会怎样,”

    原墨白额头几缕湿发,呼吸带着急迫,看的出来他这一路上是赶急赶忙的才到这里的。

    听着原墨白的话,季维刚刚稳住的心,又一下子提到喉眼间,脸上满是慌乱。

    “那我爸呢,我爸现在在哪?身体还好不好?怎么短短就几天的功夫,天朗会发生这样的事,究竟出什么事情,墨白你就直接告诉我吧!不然我一头雾水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都不知道要干什么!”

    原墨白看着站在面前的季维,一向温雅清俊的脸上看上去满是急迫和担心。原墨白眼神飞快的撇了季维旁边的季霖一眼,接着说道:“阿维,没事,董事长身体没有大碍,你不用担心,倒是……”

    季维听到原墨白说季父身体没有大碍,口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担心,这次是为了天朗,依着季父的能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让一向强盛的天朗股票大跌。

    季家。

    一间大房间里,顾虎挺直着身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面对着季维的父亲,季董事长。他和季维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时常来季家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季维的父亲他总是比对着自家严厉的父亲还要恭敬些。

    所以在季家出事之后,同为澜海市两大世家之一的顾家并没有落井下石,在商场上不是敌人就是朋友,顾家并不是季家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但在这种时刻,顾家还能伸以援手,相信顾虎在里面出了不少力,毕竟顾虎可是顾家未来唯一的接班人,想到这里躺在床上的季父心里隐隐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季父自顾虎进门后,一直很亲近,长年脸上本来不多的表情此刻也带着一丝微笑:“顾小子来了,难得你小子来,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季叔没有办法好好招待你了,景和你快去倒杯水给顾虎,”,口里很是自然地说着亲切的话,话说完,转头朝身边一直站着的唐景和说了一声。

    顾虎抬头看着床上的季父,就想着外面传的什么,季父病得很严重肯定是谣言,做为小辈一定是要拜访的。但是到现在,顾虎仔细打量着季父的神色,脸上带着病气的苍白,但没有外界传的那样严重,顾虎才真正放下了担心。

    “季叔,唐先生,不用麻烦,季维不在,身为季维的朋友,我肯定得来看看,季维还需要你,季家和天朗还需要你,希望季叔身体早日康复”顾虎带着笑意,正想接着说。

    突然门锁响动。

    季维急匆匆走进房间,俊秀的脸上带着担心,只来得及和旁边唐叔,顾虎打了个招呼,冲到季父的床前。季父正躺在那张床上,低着头和旁边坐着的顾虎交谈。季维的突然出现,季父脸上讶异。

    季维看着头顶黑色的头发中间醒目的几丝白发,他就在那一刹突然意识到,季父也老了,早不是当初那能在商场精明能干,叱咤风云的季家当家人了。

    他已然老了。

    “爸,你身体怎么样?医生是怎么说的?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季父一愣,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季维,“阿维,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吩咐任何人不准任何人告诉你吗?到底是那个下人多嘴的。”季父恢复讶异的神色,眉目间都是怒气。

    季维脸上担心的看着季父,看着季父眉眼之间的怒气,口里不赞同道:“爸,不管是谁说的,发生这么大的事都没让人通知我和阿霖,你还到底还当不当我和阿霖是你的儿子,”说着,口里略带着委屈。

    看着自家儿子委屈的眼神,季父沉默了良久,缓缓道“对不起”

    话一落地,季维的眼睛就红了,没有想到凭借季父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叱咤风云的人物竟然也会说对不起,恐怕这一生,他只说过一次,做父亲想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好好的,可是做为儿子何尝不是希望自己父亲好好的呢!

    “你是不是我儿子,我比任何人清楚”季父拍了拍季维的肩膀,叹口气道:“以后不准再说这样的话”季父

    “好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这都是外面那些人以讹传讹,顾小子也在,自从听说我病了,就马上亲自来了,”

    季维收拾好脸上的情绪,转过头诚挚的看着旁边站着顾虎,一段时间没见,顾虎脸上依然熟悉的阳光帅气模样,对着顾虎眼神感激:“谢谢”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谢谢,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客气,见外,而且他相信如果顾虎出事,自己一定也会这样做得。他们是一辈子的兄弟,还有墨白。

    季维看着自己身边的风格迥然不同的男子,从少年时期直到现在,到未来,他们都会是好兄弟的,一辈子都是,他始终相信着这么一件事。。

    “阿维,阿霖呢?”

    “公司里打来电话,等阿霖处理公司的时候,马上就来见爸爸”

    走廊的拐角处,季霖身体挺拔站着,看着冬日里的阳光,眼睛微微眯起,拿着手机贴在耳旁,口中低沉问:“我不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周州独有的嬉笑声:“怎么,蜜月度完了,依你的性子,怎么也不该放过怎么难得机会好好和你那个心上人在一起的机会,别告诉我是为了天朗公司,你的性子我太清楚,根本不可能……”

    季霖沉默,“季维会伤心”

    听他这么说,周州被噎了一下:“我说你怎么就舍得回来,怪不得,季家中所有人,你恐怕都不在乎,你在乎的只有你心心念念那个人,”接着他想起什么似的说:“喂,喂,………不会你改主意了吧,事情到这这里,如果回头,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季霖忍不住蹙起眉头,偏了偏头,冬日的阳光太亮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停止”

    “什么?”周州糊里糊涂,从他的话里能听出不解“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不准备放手,你也想帮季维,你到底想干什么?老大,你能给我一个正确答案,明确的方向吗?做事情前,我也好有个方向”

    季霖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算计,虽然语调沉重,可神情并无犹豫“季家是季维的,而季维是我的”

    是啊!就算季霖爱季维至深,可是别忘了季霖可不是一个大方的人。

    周州放下心,他最怕季霖对季维用情太深,什么都不管不顾,幸好,季霖始终是有自己的原则。

    周州收拾口中的漫不禁心,一本正经,凝重的说:“天朗内部有人泄露了之前与美国偌华公司合作方面的重要资料”

    “天朗内部”

    “嗯,已经确定就是公司内部的人,而且是能够接近资料保险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