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顾虎的打算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早上的时候,顾虎突然打了个电话给季维。原本因为昨天的事,季维认为顾虎恐怕很难接受他和季霖的事,早已经做好准备顾虎会有一段时间避着自己。可是,在接到顾虎的电话,内心留有一丝虽然疑惑,但是季维心里更多的是欣喜,他也希望能有个机会和顾虎好好谈谈,毕竟他始终不认为顾虎会因为此事而会疏远他。

    季维换了一身浅色毛呢衣,他和顾虎约定好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和季霖说了一声就离开了季家别墅,便前往那家咖啡厅。在来的路上,季维一直想着刚才在季家的时候,季霖听到是顾虎来的电话,顿时脸色就黑沉下来。想到这儿,季维无奈的笑了笑,他觉得季霖和顾虎之间恐怕恐怕永远没有称兄道弟的那一天。不过他也不勉强,只要他们两能够相安无事就好了。

    没有多久,车子就到了和顾虎相约好的咖啡厅。这家咖啡厅的名字有一个颇有情调的名字醉海。这家咖啡厅,是以前他和顾虎,原墨白经常来的地方。季维下了车,看到门口大大的醉海两个字,不禁会心一笑。他想顾虎还是在意着他这个兄弟的,脸上带着明朗的笑容,推开门。

    季维进入咖啡厅的时候,顾虎早就来了。现在还是早饭时间所以里面的人并不多,季维向前走了几步,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到一个隐蔽安静的拐角处,就见一身鹤立鸡群的顾虎,在厅内他的装扮十分打眼。慢慢走近,顾虎手里还掐着一段烟,升起白色的烟雾,隐隐约约中顾虎略长的刘海遮住那一双漫不经心的眼睛。

    季维走了几步就到了顾虎所在的那一张桌前,顾虎拎着半段烟嘴巴抿了一口,深深的一吸,又狠狠的吐了吐。

    突然,顾虎手上夹着的烟被一只白皙的手抽走,顾虎本来烦躁的心更是不爽。脸色一下子难看,激怒道:“那个东西,竟敢动我的……”还没说完,就听脑顶上传来淡淡的声音:“我可不是你口中的什么东西”

    顾虎一怔,抬起头视线随着那眼前的手往上移上去。就看到,眼前的季维上身是浅色毛呢子大衣,下身米白色休闲裤,而脸上一双猫眼细细眯成一条狭长的细缝,额头的碎发被疏到一边,露出那带着一抹温润的眸子,整个人清清淡淡,如夏天的风般清爽。

    良久,顾虎没有说不出话来。季维没有再管他,径自坐在顾虎的对面。这时,旁边的服务生走过来。

    “先生,您需要点些什么?”

    “哦,我……”

    季维正想开口,却被顾虎打断。只听见顾虎道:“就来一杯不加糖的咖啡就可以了,”闻言,季维坐在椅子上,露出一个缓缓的笑,那笑是如此明媚,他明白顾虎始终是记得自己的喜好的,不管发生任何事,顾虎都会理解自己的。

    季维朝服务生笑了笑道:“就听这位先生的就可以了,谢谢!”

    “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记得的我的喜好,没想到这么一晃眼,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季维坐直着身子拿着勺子在咖啡里是不是搅拌着,看着顾虎懒散着身子斜靠在椅子上的样子,而咖啡的白色伴着灰色,渐渐混合。

    “嗯。”顾虎抬头看了一眼直着身体坐着的季维,他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季维总是这样端坐着,就如贵公子般,而自己有时候和原墨白曾经想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季维作出格的事。在他们三个人之间,他以为他们永远不会有吵架的一天,直到老去的那天,他们都是亲密的好兄弟,好哥们,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季维就渐渐远离他们三人的圈子,恐怕季维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有多久没有和自己还有墨白在一起过了,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个小子造成的。

    想到着,顾虎眼睛顿时沉了下来,隐在桌下的手不禁紧紧握紧。懒散斜靠在椅子上,即使对季霖有多不满,他知道今天的目的,不急,不急,这事可不是那么容易结束的,平凡的便宜了季霖那个小子。

    季维见他还是一副漫不禁心的样子,依旧似乎不准备开口说话,就自顾自的往下说:“以前我和你,还有墨白经常聚餐,每每都是你点的菜,可是不管你点的什么,总是照顾着我和墨白的口味,结果明明是请客吃饭的人,却是最后一口没尝过的人,”觑看了顾虎一眼,脸上的笑容更是大了,接着道:“那时,我和墨白在想你表面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可是有的事情你却很细心,就比如我和墨白的事,你是真的放在了心上。”

    顾虎听了季维说了那么多话,被暗暗压住的怒气突的升了上来,斜看了季维一眼,冷笑道:“阿维,你不觉得你今天的情绪很不对吗?平时可不见你有这么多话可以说的,你的心思我懂,你不就是想解释你和那小子的事吗?好呀!现在就趁着我还有耐心,你和季霖,你就说个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不安好心的………”

    说完话,顾虎颇为烦躁的随意揉了揉头发,手摸进衣服的口袋里,刚想拿出来,但又想到季维不习惯烟味,顿时又把露出衣服半截的香烟盒子推了进去。

    季维叹了口气,看着顾虎的这翻动作,再听他说的话。他自己知道,这次希望借此机会和顾虎把这事说明白的期望落空了。明明顾虎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最维护自己的人,也是最支持自己的人,偏偏在这件事上始终听不进自己的解释。也许往往最重视你的人,才难以接受吧!

    知道顾虎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有些事情即使知道说了也不会有多大改变,但是他还是要说清楚的。

    季维放下手中一直搅拌的咖啡,眼睛看着一脸怒气的顾虎,眸子里带着一抹认真的神色:“顾虎,我和季霖的事,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但是我不知道从哪说起,可是你要知道,不管我和季霖如何,你在我心底的位置无人取代,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最好的兄弟,没有之一”

    闻言,顾虎眼中的怒色稍稍减少,这才平缓着声音开口,试图说服季维道:“如果你真把我当做兄弟,你该知道我不会害你的,你和他是兄弟,是亲兄弟,要是平时你要玩个男人,我也绝对不会有半句话,可是那小子我一眼看得出来,他要得绝对不止那么简单,你不要被他骗了……听我的话,阿维你就和那小子断了,”

    闻言,季维沉默片刻,摇了摇头。顾虎看着季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正张脸都沉了下来,桌子下面的手越握越紧,直至出现一抹鲜红液体流下,眼眸里一抹暗色划过。阿维,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那小子到底灌了你什么*药,让你如此对他死心塌地。

    季维不忍看顾虎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道:“顾虎,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他,而且我相信季霖不会对我怎样的,要是他想干些什么,他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要做早就做了,顾虎我知道你一直对阿霖有着极大的偏见,但是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的了解阿霖这个人,最后,你肯定会知道阿霖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人。”

    顾虎闻言,慢慢放松被捏出血的手。脸上依然沉着脸,但是眼睛里的怒气褪去了几分。季维细细看了他的神色,察觉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一番话而勃然大怒,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顾虎斜看了季维放松的表情,淡淡道:“今天我约你出来,不是竟说些搅兴的事,你看你说了那么多话,喝杯咖啡,润润嗓子吧!这事以后我们再说。”

    说着顾虎示意季维喝了咖啡,自己也拿起面前的杯子抿了一口。

    见顾虎不想再说什么,季维也不勉强,对着顾虎笑了笑,听从顾虎的话拿起还留有余热的咖啡抿了一口,可是为什么味道好奇怪!

    还没来得及细想,季维头一晕,顿时脑袋倒在桌上,咖啡被渐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