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寒料峭,残阳如血般染红整个天空。马路上一辆车子极快的开过,车内季霖仅穿一件略单薄的白色衬衫,车窗大开冷冽的寒风涌进来刮在季霖身上,握紧车方向盘的手冻的泛出白色。即使这样,车速还隐隐有上升的趋势,车子拐过一条又一条街。现在的季霖只要想着季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会和一个女人结婚生子,这种想法让他害怕得全身都抑制不住发颤。

    不久之前,季父突然的到来竟然用天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诱使他离开季维,远离国内,难道在季父心里他对季维的爱就是这样浅薄?可却不想事情远远不止如此,为了分开他和季维,季父费尽心机,还想居然逼迫季维娶妻生子。当他从季父嘴里听到季维和别人结婚的消息,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是多么害怕。

    “结婚”两字一路都纠缠在他的脑海,耳边一直回绕着季父的话。季霖曾经想过如果他离开季家,会保得季维幸福安宁,他也心甘情愿。只是他从没想过一直疼爱季维的季父却是狠心逼迫他的人。他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季维的身边有另一个人出现,季霖扫了一下时速,车速已经很快可是他依然觉得速度满的厉害,眼神一冷,毫不犹豫的又踩了一脚油门,加快速度,竟连旁边的红绿灯都不顾了。

    汽车很快,平常要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季霖却只用了三十分钟。

    天朗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季维坐在皮椅子上,抬手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五点。当听到楼下传来的汽车声,季维精神一震,立刻站起身快走到落地窗掀开窗帘。从上往下看,原来只是周州的车子,季维眉头轻皱,心里略浮过一抹失望,紧握窗帘的手轻轻一松,眼睛倒转却对上一双熟悉得刻入骨髓的眼睛。

    季维心头一怔,手一紧。眼神对视上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瞬间犹如被一把锤子敲打,疯狂的跳动起来。

    拉开车门,只要一眼季霖就可以从人群中顺利找出季维。微微抬起头,从下往上看,眼睛微眯可以清楚看到季维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斜阳若影。牵动他心绪,让他魂牵梦想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急躁不安的心顿时平静下来,微风吹拂,柔了心肠。

    细风吹来,季维对视着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呆呆立在了那里,直到季霖进入公司大门后,才捂住胸膛,感受着心脏强烈的跳动。

    时间仿佛停滞,直到传来一阵敲门声。季维才反射性地放开紧紧捏在手心里的窗帘,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这个时候他手心已经被汗水浸透。

    门被敲响,季维几乎一打开门就被来人死死抱在了怀里。

    “阿……霖”

    这个时候,公司大多数人都已经下班了,整个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只有季维一个人。眼睛仿佛失神般睁大,因为他感受到此刻紧紧抱着自己的人身上传来的丝丝不易察觉的颤抖。究竟什么事竟能让一向强大的季霖失态如此。

    季霖紧紧抱着怀里的身体感受到皮肤传来的温热,瞬间内心的空虚被填满,不安的心也稍稍平息,一手搂住季维的腰部,一手掌着他的后脑使两人脸颊相贴,缓缓闭上眼睛:“请你不要离开我。”

    莫名其妙的话,话语里少见的脆弱,季维心里略微诧异。不过还没有想太久,因为两人抱住没多久,一瞬间,季霖放开他,向后退开一步,再瞧看他的脸色,完美无缺,嘴角处的笑容无懈可击。

    季霖伸手抚平他衣领的皱痕,冷漠的眼睛里全是醉人的温柔,“这些日子还好吗?胳膊的伤都好些了吗?还有,你有没有想我?”

    闻言,季维抬起头笑眯了眼睛“那么多为什么,你到底要我回答你那个问题。”说着牵着季霖的手,引他坐到黑色座椅上“来的那么急,渴不渴,你要喝点什么?是水?”

    季霖顺着季维的牵引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回答季维的话,低着头发丝轻轻摇摆遮住双眼,让人看不清神色。而季维并不在意另一个人沉默,自季霖打电话给他离到公司才仅仅过了三十分钟,季霖肯定一路上是开快车来的。留一丝时间让季霖休息片刻,而自己也需要平复强烈的情绪波动。

    季维转身准备朝办公室小套间走去,倒一杯水给季霖。身体一动,手却被另一只宽厚温热的手掌紧紧锁住,季维头一偏,眼神疑惑看向季霖。

    “怎么了?”

    季霖深深看了眼他,眼神在季维的脸上停顿半会儿,蓦地嘴角轻轻掀起低沉着声音道。

    “没有,一杯水就好。”

    季维被季霖直视的眼神看得脸发热,抽了抽手,“那你等着,我给你一杯水。”身体往前急促走了几步,半路上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向季霖忍不住道。

    “你等一下,马上就好。”

    话刚落地,人就消失在办公室。季霖看着他脚步匆忙的样子,嘴角忍不住轻笑。

    办公室十分宽敞,蓝色的窗帘随风飘动,明亮的光线射入,一张长形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一台最新型的电脑,它的对面就是一列小小的格子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书。

    季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神打量着季维一直工作的地方,这里充满了他的气息,深深吸口气,脚步向前走几步视线突然聚集在长桌上的相框上,一步一步靠近办公桌,季霖伸手拿起相框,那相片的场景是两个少年并列站着,低个头的少年手偏偏搭在高个男孩的肩上,青春年少,那个矮个男孩笑的张扬肆意而背后的男孩内敛,可是看向矮个男孩的眼神是那么纵容。

    季维去隔间倒了一杯水,稍稍平复了起伏的心绪才重新走进办公室里。进入的瞬间,视线就聚集在那人身上。

    季维眼神恍惚,端着水杯的手,指尖不禁轻颤,他想这一幕他将永生难忘。季霖侧对着季维,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看见季霖正站在长桌前,夕阳余辉下,修长的身影,完美的侧脸,线条流畅,棱角分明,转过头的瞬间眼神中醉人的温柔还有嘴角上那抹浅浅的笑。

    一听到声音,季霖低垂的头偏了偏看向他,眼角上扬,露出一抹明亮的色彩,摩擦着相片的手顿了顿。

    季维端稳水杯,走上前去看了看季霖手上的东西,顺手把水杯递给季霖,拿过季霖手中相片瞥了他一眼,似有抱怨道“那时候我很不服气,明明比你高,可是一个暑假过来你竟然长得比我还要高,所以每次照相的时候一定要揽着你的肩膀才肯,可是你不知道每次照完相的时候我脚后跟总是要疼一天。”

    闻言,季霖接过水杯放在桌面上,双手搂住他虚虚合在一起。低下头抵住季维的额头,鼻尖相贴,满意地眯了眯眼才低低笑着道“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因为每一次这样过后,你总是耍赖不肯骑车非让我搭着你才肯去学校。”

    “可你肯定不知道,那时候我心里却在想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就这样一直骑下去,希望你一直就坐在后面,就那样紧紧抱着我,可是每次都没能实现。”这句话隐隐还带着一丝遗憾。

    闻言季维心中诧异,抬起头正对视上季霖还带着遗憾的眼神,脸上佯装恼怒道“怪不得,我说每次我总是迟到原来是你故意把车骑的那么慢,想不到那么小的时候你居然就对我有了这种想法。”说着,季维瞥了一眼季霖,眼神中带着丝丝控诉。

    季霖轻轻的笑,伸手轻柔摸了摸他的眉眼,“如果我不早早抓住你,我怕我会后悔一辈子。”

    听着季霖口中炙热的话,季维心猛的剧烈跳动,微微抬起头,脸热度上升,眼神中也带上一抹羞意,水雾弥漫,有一股惊人的美丽,让一直看着他的季霖心神一窒,喘不过气来。

    季霖慢慢伸手遮住让自己心神不稳的那一双眼睛,一开口却发现嗓音艰涩。

    “维……不要这么看我”

    这一刻在季霖心里恐怕世间的所有都抵不季维一个眼神。只消他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季霖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完全崩溃。只消他的一个眼神,就能让季霖放下所有,只消他一个眼神,就能让季霖忘了他来的目的。季霖想,也许他对季维的爱已经深入灵魂,对他的爱已经融入了骨血。

    季维眼睛被手掌遮住,只能抬头透过重重阴影,寻找一个模糊的影子。直至感觉到另一只温热的手贴上了自己的脸颊,指尖的茧子摩挲着他脸上白嫩的肌肤,有点暖,有点麻。慢慢地往下,昏暗中感官放大,有人在他的嘴角轻轻地亲了一下,湿热的气息喷在耳边,男人低哑的声音轻轻道。

    “让我疼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