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季维裸,露的身体被裹在被子里,季霖下身仅围了一件衣服不至于赤,身,裸,体。房间内充满身体极致舒缓过后的麝香味,很浓。床上凌乱无比,地上散落两人的衣服。这场景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此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季父此刻气得浑身发抖,胸口剧烈起伏,眼神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口里除了一句孽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没有想到季霖竟然会如此大胆,先前强迫季霖出国他认为季霖再怎么不同意,不甘心,也不敢违背自己的心意。可是他没料想季霖为了和季维在一起不惜破釜沉舟,干脆挑破事实,让自己不得不直接面对。

    季父深深吸了口气,深深看一眼床上赤,身的两人压抑怒气道,“穿好你们衣服,马上下来,别在公司里丢了我的脸面。”话里蕴含着无比失望的语气。

    对着季父极有压力的眼神,季维脸色刷白,浑身像是失去所有力气,季父若是打他骂他,他心里也好受些可是就是这样失望到极致的眼神让他心里愧疚万分,自己也不知道大白天怎么就昏了头竟和季霖在公司里厮混起来。

    床头的季霖一脸冷肃,毫不示弱对视上季父的眼神,脸上没有一丝被人抓住的惊慌。

    季父说完话,碰!的一声,猛的关上门,转身大步离开。

    门强烈的震动,季维身体也随之颤抖,心里的不安扩大到极致。只能呆呆的坐在床头,浑身僵硬着。季霖在季父离开后,漫不经心地捡起地上两人散落的衣服,一边有条不紊的套上裤子,咔嚓一声,系好皮带,一边沉声安慰道说:“不要担心,穿上衣服,我们一起下去。”

    季维愣愣地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手脚间没有动作,眼神是一片空白到现在他还停在被季父发现的那一瞬间。季霖套上裤子,手极快地把衬杉上的扣子一颗一颗扣上,眼神瞥了一眼楞在床头的季维,眉头轻皱,系扣子的手一顿。身体一转,向季维缓缓走过来,眼神注意到他惨白的脸色,蓦地带上一抹心疼。凑近身边,微弯下腰,为他套上衣服,像是对着一件世间珍宝一样,动作间小心翼翼。

    “维,不要怕,有我。”话中语气带着令人安心的成分。

    季维微抬头,对视上季霖眼中的担忧。嘴角处不禁扯出一抹苦笑,不担心,说得容易。他怎么能不担心,看季父勃然大怒的样子等一会儿还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等着他们。

    季维叹了口气,干脆穿好衣服站起身,事到如今,害怕已经是于事无补,现在也只能勇敢面对。不过,考虑到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情,季维不禁眼神带着些忧色,忍不住开口道。

    “阿霖,等一下不管爸爸说什么,做什么,你答应我千万不要顶撞他好吗?。”

    人在极怒中什么事都可能做出来,季父正怒火高涨,加之性格冷硬,如果季霖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季父,季父说不定会采取什么手段惩罚季霖。

    季霖正帮他抚平身上的褶皱,闻言,手一顿。其实他并不怕季父的手段,只要季维一直站在自己的身边,季父就算想尽方法也不能让他离开季维。不过为了安慰季维的心,他还是嗯了声。

    两人穿衣服只是瞬间的事情,两人收拾好就从房间里走出来。车子的速度很快,时速将近两百,一路上在车里的三人没有说话,气氛压抑而沉闷,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车很快到了季家,停下车,季父一眼都没看季维两人,阴着脸往别墅走去,路上佣人纷纷停下,恭敬的声音响起。

    “季爷!”

    季维看着季父远去的背影,清澈的眼眸里充满忧色。季霖站在他的身边,似乎感觉身边人的不安,伸出手握住季维的手,安慰似的紧紧一捏,却又很快地放开。季维转头看着他,注意到他脸上地担忧,没有说话,只朝他勉强的笑了笑。

    “你们所有人都下去,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能靠近大厅。”季父一进别墅的大厅里,就冷声朝着身后的佣人吩咐道。佣人看着季父父子三人不同寻常的氛围,不敢多说,手脚利落极有眼色的离开大厅。

    季维和季霖两人紧跟着站到了他的身后,季维不安的叫了声。

    “爸爸。”

    季父父冷淡的应了一声,忽略他径直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季霖,你既然离开了季家,怎么会出现在公司,是谁让你进去的。”季父看着面前的两人,视线紧紧盯着季霖,半晌才冷声开口。

    天朗安保措施一直很好,不可能让陌生人进入。季父认为他既然已经离开季家,就不可能有资格再踏入天朗的大门。可是季父却忘了,季霖虽然是离开季家但是他的职位一直没有被解除,对外来说,季霖一直是天朗副总,是季家二少爷,是继季维之后唯一有权利继承季家所有的一切的人。

    面对季父紧迫的视线,季霖越大挺直了腰背,眼神毫不闪烁直视着他。若是季霖和季维没有感情的纠葛,季父一定叹一声,季霖从骨子里像极了他,影子里隐隐有自己当年叱咤商场的风范,可惜季霖什么都好唯独在感情上太过执着。

    眼神掠过季霖,缓缓落在他旁边的季维身上,冰冷的声音响起。

    “阿维,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季维身体一颤,随即惊慌的抬起头,在季父的目光下脸变得惨白,身体也不禁微微瑟抖,望向季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话语里毫不掩饰的沉痛和失望简直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在他的心上狠狠的戳着,刀刀见血,鲜血淋漓。

    季霖见季维被季父吓得厉害,脚步一步向前错身挡住季父灼人的视线。季父原本的怒气在看到这一幕后消散了不少,但思及事情的轻重,缓缓叹了口气。季霖能在一瞬间毫不犹豫挡在季维面前,这让他相信季霖也许对季维是有一丝真心的,可是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只靠真心就可以了。如果季维喜欢上的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与他血脉相连的兄弟,不是季霖他又怎么会狠心阻挡自己孩子的幸福呢。

    再说季维,他怎么不了解呢?略有聪明,其实内心单纯。仿佛对一切不放在心上,其实在内心里对感情最是固执,他们这种人一旦爱上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宁死也不肯回头。可是季霖不同,他从没有真正看清过他,季霖隐藏地太深,但从他为人处事来看,手段狠辣,城府极深,什么事只有掌控在自己手上才安心,只怕季维和他在一起后什么事都被他紧紧捏在手上。

    而且季维太向往自由自在,而季霖掌控欲太强。真的在一起,只怕将来季维会后悔,而自己总不能一直护着他,终有一天他会离开,到时候季维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季父慢慢站起身,走上前几步。季父深深注视着季维,脸色沉重。

    “阿维,你和季霖的事当初我睁一眼闭一只眼,是想给你留一丝余地让你想清楚。可是现在事情都摆在面前,我就不得不和你摊开说了,我问你:你到底还能不能回头。”

    闻言,季维身体颤抖起来,握紧拳头,眼神痛苦的看着季父,死死的咬住唇不肯开口。

    气氛凝滞住,站在一旁季霖身体绷紧两眼紧紧看着季维。而季父转开脸他实在不想逼迫自己的儿子,不忍心看他脸上的痛苦。沉默良久,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却传出一道沙哑的声音。

    “对不起,爸爸。你该知道,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我爱阿霖。”

    季父猛然回头,他竟没想到他一心一意培养地儿子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对他说他爱上了一个人,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他都可以高高兴兴为他和他所爱的人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可是偏偏对象是季霖。

    手紧紧捏成拳头,控制勃发的寒意,季父沉声道“阿维,你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永远不能轻易说爱这个字,爱这个字不是你口头上随随便便说说就可以的,它其中要承受多少责任,要付出多少,你明不明白?阿维你可要想清楚,现在的你,能承受得了这个字的重量?”

    季父眯了眯眼,冷声道:“我最后问你一次,如果我让你和他分开,你愿意吗?”

    季维的嘴唇颤抖,脸上满是痛苦隐隐有着一丝愧疚,“爸爸!”定定看了要季父,随即低下头,似乎不敢看他。

    “我不愿意。”

    “啪!”的一声脆响,季父眼神失望的看着季维,口里连说两个”好,好!”

    季维冷不防被季父打了一巴掌,脚步不禁踉跄退后几步,季霖注意到这一幕,手极快的扶住他地身体,看着季维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嘴角出溢出的点点血丝,眼里满是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