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出咖啡厅,才发现这个时候头顶的天空已经是灰蒙蒙的,流动的冷风中夹杂着细细的雨点儿。风一吹,冷风从脖子里灌进,一触到皮肤就带起小小的疙瘩,季维手一伸展开提着的外套穿上,但是胸口的那一块团污渍更紧紧贴在皮肤上,这让有点洁癖的季维心里感觉一阵不舒服,他听从季父的要求赴约,现在结束了与吴小娜无厘头的约会只想回到浴室好好洗个澡。

    一看到季维走出来的身影,等在外面的司机马上走下车,撑起一把雨伞在季维头顶上,自己稍稍退后半步,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季维的侧脸,线条柔和,脸色淡然却可以看出他现在心情很好。

    “大少爷,吴家小姐她……”他被安排这个差事的时候,说是给大少爷当一天的差事。可是给大少爷当差这么小小的事儿怎么会找上他呢,以往他都是做安保工作的。他不笨,多了一个心眼,在季家下人中打听了下才知道这场差事说容易也容易,说不容易也却是难做。看紧大少爷,一定让大少爷和吴家大小姐在咖啡厅见面,这是季爷吩咐的命令。可是从早上大少爷的神情来看他并不愿意,但是季爷的命令一定要做,而大少爷又是他以后的老板。所以这事儿,还真得小心翼翼,两全其美。既不违抗季爷的吩咐,又不得罪季大少爷。

    听了这话,季维手一顿,衣服最顶上的那颗扣子晃晃荡荡的。瞥了一眼他,似笑非笑道:“怎么?爸爸是让你来当司机的,还是让你来监控我?我和吴家大小姐的事儿还轮得你说。”

    脸上虽然挂着温和的笑容,但是看他的眼神泛着冷光。撑伞的手一抖,司机忙道:“不敢,大少爷的事儿我怎么敢多嘴。”

    司机却实是季爷安排监控季维的人,这事季维和他都心知肚明。但是没想到大少爷竟然难缠的很,把这事儿摆在台面上来说,他能说回答是吗!不能,所以一时之间司机只能苦笑,这豪门里的水深着呢,他可不敢在这父子两个人中乱说什么,人家是父子不管彼此对对方做了什么,那也是打着骨头连着筋。

    他说这话却实是逾越了。

    天色还早着,不过才下午一点多。来的时候是十二点半,这才过了半个小时怪不得司机猜测。依未婚夫妻的身份见面,怎么着也该四五个小时,越晚越好,这时间却是短了些,如果这个时候回去说不定季父恐怕会安排下次的约会。季维想了会儿,斜了眼司机,道:“开车子溜几圈。”

    “这……”司机声音为难道,季爷说过大少爷一旦出来必须回季家。若是让季爷知道,他可是没有好果子吃,难保不回头后他的饭碗得弄丢,现在这年头能有这么高的薪水工作还真不多,丢了工作他可不舍得。

    看司机那一脸的迟疑,季维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淡淡说了句。

    “放心,等回头若是爸爸问你,你如实回答就是,有什么事我自己担着,保证不连累你。”

    有了大少爷这句话,司机这次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笑着应了声。撑着伞,打开车门等季维进去后才收伞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再说留在咖啡厅里的顾虎和吴小娜两人,等季维离开后。顾虎也不坐在吴小娜的旁边,自己在季维的位置下坐下来。从这个角度,他能面对面清楚看见吴小娜的脸,只要一丝的情绪他都能察觉。两人沉默了会儿,这安静的气氛可不是顾虎愿意看到的,而且他顶着被季吴两家回头算账的风险,也不是只为了简简单单喝杯咖啡的。

    “小娜,多年不见,我们两之间就没有什么可聊的吗?我和阿维都是你的同学,你和他有说有笑的,到我这怎么一句话都没有,你可能这么厚此薄彼呀!”

    似笑非笑的话,略带着顾大公子独有的语气,痞气加玩笑不熟悉的人谁也不能听出这话真假有几分。到底是认真,还是玩笑。待顾虎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他的整个语气低了几度。

    吴小娜叠好手上的白色帕子,把它放进包里。这是刚才季维弄脏了衣服,她递给他的,可是那人却没有接。

    顾虎见对面的女人不回自己的话也不在意,漫不禁心看着她整理帕子的动作,优雅十足,十指纤细修长,一缠一绕,雪白与粉白相辉映,真是美极了,不知不觉间顾虎看着吴小娜的眼神中带上一抹灼热。

    可是,那手中的帕子图案怎么那么熟悉?顾虎眼睛猛的一缩,不等他反应手本能性的抓住了那块雪白的帕子,眼睛仔细看着,恨不得盯出个洞来。

    “顾虎,你干什么,快还给我。”对着顾虎讽刺和玩笑的话都能保持着冷静,大方得体,可是对一块帕子却失了以往镇定的神色。

    呵呵!低低的一声笑,顾虎十指和拇指中间夹着那块帕子,抬眼看向眼前惊慌的女人。

    “我真是说对了,你还确是厚此薄彼呀!”

    这话带着几分不甘,几分怨愤。顾虎自己不知道,可是心里那一股难受劲儿是他活了二十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他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放手过,可是唯独她。现在,他后悔了,想重新开始可是顾虎却没想过吴小娜这个女人的心真是长偏了,没错,当年他没有开口。但是,他们两之间他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她的好感和喜欢,他对她的好这个女人怎么都不记在心里,偏偏记住了那些不该记住的。

    “顾虎,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你把东西先还给我。”

    吴小娜看着眼前男人手中的帕子晃晃悠悠的,心也随着那抹白色不安的飘动着。那块帕子是季维的,是当年季维给她的,这么多年来,她远离国内,名义上远赴国外进学。人人都说吴家的大小姐学识渊博,有一颗求学之心。可是谁又能知道,她出国只为了那个人,只为了那个从不把她放在心上的男人,澜海市有点权势的家族有哪个小姐到了她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的人,没有,寥寥无几。有时候,她想,反正她爱的人注定得不到,不如为了家族的利益嫁了吧!可是每每这个念头出来,心里总是有一股舍不得,舍不得。

    人生最难是舍不得,舍而不得。

    “给你?难为你了,这么多年还能把这东西贴身带着,你也不嫌脏。哦,对了,怪不得刚才阿维弄脏了衣服你不让他去换,原来是想把这么个小东西给他,可你怎么不想想,阿维要是记得早就认出来了。你难道不知道,今天你和他为什么会见面吗?你到底还要什么时候能看清楚,阿维自从到尾,心里没有你!”

    其实顾虎是不愿意说这话的,这件事情的两个人一个是他最好的兄弟,一个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他这么多年小心翼翼隐藏着,不让季维知道,对她不敢说个明白,只为给她时间让她看清楚,看明白。有时候他想,若是阿维爱她喜欢她,他就能一辈子心甘情愿做他们两的好兄弟,好朋友。可是现在呢!阿维依然不爱她,而她却一个人依然沉浸在那段感情里走不出来,自己又不能走进去。到底还要多久,她才会知道自己才是那个真正爱她的人,才会明白那人不爱她。

    闭了闭眼,吴小娜又重新恢复成那个高贵优雅的吴家大小姐,对着顾虎露出一个得体的笑,轻轻道:“那又怎样,即使阿维现在不爱我,心里没有我,可是不代表他一辈子不会爱上我,只要给我时间,只要给我机会,我不相信他永远对我不动心。”

    话语自信而从容,脸上的妆容无懈可击。但是谁也不知道,在顾虎的一番话下她的心有多痛,顾虎的话就像是一支锋利的箭狠狠刺进她的心里,戳的很疼很疼,虽不见血,可痛的灵魂都要蜷曲,连呼吸都快要停顿了。

    一针见血的事实。

    可那又怎样,她等了他那么多年,现在终于有一个机会让她走进他的生活里。她心心念念的人,她怎么能放手。

    “再说了,顾虎你说这话的心思可不简单呀!你别否认,你不觉得你说这话逾越了身份吗?别忘了我,现在是季维的未婚妻,季维未来的妻子。若是你一天还当阿维是你的兄弟,你就不该说这话。”

    吴小娜略微低下了头手抚了下耳旁落下的些许碎发,神色自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在顾虎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波澜。

    从顾虎的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吴小娜低头的侧脸,明明还是那个柔和明媚的女子,还是那个他一见钟情,在心里想了千遍万遍的吴家大小姐。可是,她说的话却让顾虎觉得坐在他面前的人很是陌生,那一番话简直让他的浑身冒着寒意,仿佛置身于冰窖中。她怎能就以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完全否定他对她的心意,怀疑他对阿维的兄弟情义。

    那是他宁愿藏着掖着几年也不敢破坏的感情竟在她口里成了居心叵测,成了破坏她和她爱的人之间感情的小人。

    想他顾虎肆意潇洒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着这么一件操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