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到深夜的时候,房间的橙色灯光还一直亮着。季维一个人半坐半卧在沙发上,头靠着棕色皮垫睡意一直涌上来,上眼皮贴下眼皮。季维强打起精神,努力睁开眼稍偏头看了看没有关上的窗户,外面被浓浓的黑幕笼罩,静寂无声,没有一丝灯光,看起来时间很晚了。抬手掀开腹部盖着的毛毯,季维半眯着眼看手腕处的表,分针在不停走动,时针却停在数字十二上,果然很晚,都已经是十二点了,季霖却还没有出现。

    司机小孙的话给他很大的触动,第一次反抗季父的意愿,离家的季维心里远远不想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自责、忧虑。这些情绪搅动着,整个人都在迷茫中,所以他迫切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和他分担。睡不着,干脆就坐着等季霖,季维坐在沙发上,从八点到现在,小孙上楼来送过一两次吃的东西,自己中途也熬不住睡过去一小会儿,可是季霖一直没有出现,看着天色,季维估摸着季霖今晚也不会来这边,心里有一点失落。

    算起来从他离开季家,甩掉跟随的保镖后快过去三四个小时,想必现在季家灯火通明,每个人今夜都不会有好眠,大概都在满大街寻找季家大少爷吧!而作为始作俑者的自己却心安理得呆在这里,想到这里季维心里有一丝愧疚,可是事情已经做了,多想无用,何必自寻烦恼。既然季霖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季维也不准备等了。

    季家大宅,灯火如昼。大厅内,远远可以听见一声怒斥。

    “废物,通通都是废物,派那么多人出去,结果连一个人影都找不到”

    季父大怒,一把推倒桌上的东西,哗啦几声,倒了一地遍地狼藉。站着旁边的几个人被打到也不敢回话,皆是低头。一时气氛紧张,可是季父毕竟是个人物,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向沉默的众人挥手示意,面无表情吩咐道。

    “算了,你们先下去吧”

    季父背过身,众人很快离开,而这时却见吴管家急急忙忙跑过来,脸色焦急,步履匆匆。走近季父身边距离几步才稍稍停下,待那些人都离开后管家才焦急道。

    “季爷,不好了,偏屋里的人来说,说是霖少爷不见了”

    “怎么,他也不见了。”

    听管家的话,原本背对着的季父立马转过身,神色诧异。

    “季爷,需要派人寻找霖少爷吗?”管家向季父请示,问道。

    季父不作答,而是眉头紧皱,在原地沉思,他想先是季维,后是季霖,时间怎么那么凑巧,要说完全是巧合,可未免太巧了。思考事情前后,一开始他在公司开会的时候就有家里人来报,说跟随季维的保镖把人跟丢了,他立即回去处理事情,接着回去又发现季霖人也不见了,串联起事情起末,季父不难想象这事肯定和季霖脱不了关系,说不定还是季霖主导的。

    可问题是,季霖是怎么从严密守卫的季家离开的。不紧不慢地踱步,脑海一显,季父突然间像是想起什么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但随即神色一紧,立即吩咐管家说。

    “管家,你马上去看看阿维的司机是不是还在,他这几天是否和季霖有过联系。”话稍停顿片刻,接着又说。“对了,你重点注意一下以前跟在季霖身边的人,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出来,不要惊动其他人。”

    “季爷你是说,霖少爷他········”听完季父一系列吩咐,管家有点不可置信,迟疑的看向季父说。说起来,霖少爷和维少爷一样都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维少爷的失踪和霖少爷有关。

    “好,我马上去”

    对于管家的迟疑季父看在心里,但他不准备多说。季霖这个人太会隐藏自己,几年、十几年、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看不透,如果不是发生了季维这件事,连他自己都被瞒过了。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季霖能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心性实在难得,怪只怪他偏偏生出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真是可惜了。

    季父心里划过淡淡的遗憾,可是就算这样他也不准备同意季维和季霖在一起,站在外人的立场季霖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前途光明,有大好的未来。可是若要做生命相依的爱人,季维是掌控不了这样的人,季霖和自己很像,都是掌控欲极强的人。而季维却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物,太过于向往自由,趋于理想化,凭一时的情爱硬要在一起,当激情退去,摩擦生出,到那时候季维的出路又在哪。与其以后痛苦,也不要在那些可以吸引季霖眼光的东西消失后彼此怨恨着。

    另一边,偏僻无人的小区,传来车轮压着石头的声音,亮白的灯光闪了几下就沉寂下来。一席黑色风衣的修长男子把车停在一栋小户型的房子前,很快有人从里面开了门,从房内快速跑过来。

    季霖踩着刹车,关了油门,却并没有下车,而是看着不远处的窗户出了神。普普通通的窗户并没有可以吸引人的东西,更是隐没黑暗中,关了灯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沉沉的幕布。可是由于里面住的人却显得比任何东西珍贵。窗户是向外打开着的,虽然此刻没有进去但季霖可以想象得到,在靠窗的地方摆放的是洁白的水仙,在床上铺着的是淡蓝色绣着薄荷叶的床单,闭着眼似乎,可以闻到那个人身上散发着镇定凝神的清香,光靠想象季霖都激动的不能自已,甚至心奋的手脚颤抖,可是在内心深处隐藏的那丝不安是什么。

    明明可以更加靠近,为何又怯步不敢向前。

    精心策划这一切,算计了所有的自己居然在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胆怯了,只能暗自躲在这里偷偷看着而不敢接进,季霖苦笑着。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害怕终有一天他所做的这些事会被对方发现,凭现在他所做的一切,季维就是恨他,也是他自己应有的。

    季霖最后深深看了眼那里,转过头揉了揉由于长时间盯着而紧皱的眉头,脸色恢复如常然后才打开了车门。

    “霖少,你回来了。”把季维送到这里的小孙看起来对季霖十分尊敬,主动拉开了车门。不过眼尖的注意到季霖脸色不对,小孙极有眼色的并没有多问,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接着季霖递过来的东西,跟在季霖后面一前一后走着。

    “嗯”季霖淡淡应了声,往前走着。只是在瞧了眼他之后,停住了向前走的脚步,突然问。

    “他睡了?”

    “晚上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情绪有什么不对?”

    “啊!”一时间站在身后的小孙没有预料到季霖会和他说话,脑子没来得及反应。不过当接触到季霖冷漠的眼神,身体本能性猛地一颤,反应过来是说谁后,立即回答道。

    “大少爷,大少爷他刚来的时候灯一直亮着,看起来似乎在等霖少您,不过现在已经睡下了,还有兄弟们送过东西上去,情绪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小心翼翼回答,趁霖少转过头的功夫小孙偷偷咽了下口水,妈蛋!霖少这眼神的威力与日俱增,简直是秒杀神技,怪不得那几个人非得要我来接霖少,都说没那么好的机会来献殷勤,站在霖少前面他腿肚子都在打颤,更别提说话了。

    小孙想,未来霖少的老婆一定是强人,才能忍受得了霖少时不时的必杀技。额,至于小孙未来的老板娘现在睡觉中,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呵呵。

    季霖没有时间理会其他人,全副心神都聚集在房间睡觉的人身上,只是在进入大厅内的时候让所有守着的人小声离开,去休息。

    所有人离开后,厅内只剩下季霖一人。慢慢走上楼梯,小心地没有发出其他声音,不惊动正在睡眠的某个人。季维既然已经睡着,季霖也不想打扰他难得安稳的入睡时间,虽然季维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他知道这些日子波折不断,不但是他难得安眠,季维更是,看见季维眼角下的黑青色,季霖心疼极了,像是被刀子割一样痛,这些原本都不应该由季维承担,是自己带给季维的。

    虽不想打扰他,可是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尤其是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近在咫尺,神魂都已经随他去了,空壳的躯体只凭借本能推开了隔着的门。

    魂牵梦绕的人正睡在自己精心安排的房间,这是多么幸运的事!至少季霖此刻脑袋有一瞬间是空白的,手还维持着推门的姿势,眼睛满足看着那人睡在蓝色的床单上身影,露出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在上面更显得雪白,铺上这张床单的时候他就想如果阿维睡在上面,蓝色衬托着象牙白,在上面任意翻滚将是多么美丽的景色,而此刻他的美梦实现了。

    季霖放轻脚步,缓缓靠近,在离床头的位置慢慢蹲了下来。温柔的看着床上的人,伸手轻柔而小心的为他拉上散开快要垂地的被子,而此刻面容清秀,皮肤显白的青年男子却无所知觉的睡着,灵动的双眼紧闭着,让人不能偷窥那风采,遗憾之极。季霖的目光从上到下贪婪的移动,最后停留在那嫣红的两瓣唇,从喉间涌出的干渴,似乎想寻找一个入口,眼神越来越炙热终究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求,低头印上了那令人疯狂的唇。

    双唇贴合的刹那,心突地猛烈的悸动,那一瞬间季霖居然有一种流泪的冲动。原来爱他,就是这样也觉得满足。最后,季霖只是握住了季维的手,就这样靠着床头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