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五章 初临盛京

第五章 初临盛京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京,北隅帝都。

    花天锦地,王气蒸蔚,长街上车水马龙,京民攘来熙往。大开的城门也与他处不同,古朴庄严的矿髓城门经多年沉淀,折射出黑色的光芒,无处不彰显着这座华都古老的繁华与磅礴。

    凤祁国主凤唳天虎踞高位,一双锋利的锐眼目不斜视,威严地看着远处的河山。在他稍低一些的位置,依次坐着凤祁的几位王爷,再往下就是成群的王公贵胄,这样一排排坐下来,竟也坐满了整个城楼!

    宁王笑意吟吟地站在城楼的墙垛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轮廓渐晰的锦绣一行。

    一骑快骑从官道上飞奔而来,尚未到城下便扬声高呼:“启禀国主,锦绣皇朝歌风华已到一里之外!”

    礼官看了凤唳天一眼,得到许可,高声唱道:“锦绣皇朝,歌风华郡主到!”

    晏扬歌刚掀开幕帘,惊闻一道龙吟号角啸聚山河!

    绣了锦绣二字的旌旗逐渐在众人眼里清晰,风华郡主迎上城上所有注视的目光,高视阔步地走到城下,欠身示礼:“锦绣,歌风华拜见国主。”

    宁王的目光却并未放在她身上,而是看向了鎏金车轿后方的一辆车轿,晏扬歌正吃力地在他人协助下走下车轿,坐上轮椅,萧瑶推着他缓缓往城下靠近。

    “草民晏扬歌,拜见国主。”晏扬歌微微颌首,声线极是明朗。萧瑶放下墨琴,行了一个欠身礼:“民女萧瑶,拜见国主。”

    凤唳天脸上露出一丝兴趣,“可是身处北隅,一计逼退南楚敌军的麒麟军师晏扬歌?”

    “回国主,正是草民。”他话音落下,城上的半数贵胄都往城下望了一眼,却又都失望地收回目光,没想到享誉盛名的麒麟军师,不单生了一副雌雄莫辨的阴柔模样,更是一个半身瘫痪的废人。

    城上议论纷纷,城下晏扬歌倒是安之若素,不期然与宁王的目光撞在一起,宁王率先对他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晏扬歌亦对他点了点头,这一幕看得宁王身后的太子一阵窝火。听着四周的窃窃私语,太子眼珠一转,赶紧对礼官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帝师入城!”

    那礼官让太子一吓,慌乱中竟唱错了词:“迎——帝师晏扬歌入城!”

    晏扬歌尚未受封,此刻自受不得帝师二字,风华郡主方才是今日主角,却未得邀请。正是城上众臣对晏扬歌议论纷纷之际,太子此举无异是把自家脸面扯下贴给了晏扬歌。看清了晏扬歌在太子宁王眼中的分量,城上混乱的窃窃私语戛然而止,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太子,而太子则满面笑容,似乎颇为满意这样的结果。

    宁王咬牙转头盯住太子,太子亦不甘示弱!眼见气氛逐渐诡异,凤唳天早一步对礼官喝道:“还不快请贵客入城休息!”

    早已呆若木鸡的礼官如梦醒般一震,急忙唱道:“迎——锦绣歌风华郡主与帝师晏扬歌入城!”

    唱完迎辞,礼官额上汗如雨下,任他担任礼官多年,却也看不出这人究竟是何来历,未得受封竟也能令太子宁王默认他帝师的地位,小心地瞥了眼国主的脸色,却发现国主似乎也并未表示任何不满。

    冷眼相看太子宁王城楼相争,风华郡主下意识转头看了晏扬歌一眼,却只能看到他从容安定的微笑。

    大婚的日子距今已不足半月,这期间锦绣一行暂且落脚在盛京的行馆中,绿树繁花环抱着风华郡主暂居的海棠苑,海棠苑的东边便是一方仿做的瑶池。一眼望不到边的池水之上,矗立着仿制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山,池边的百余座亭台水榭更是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这本是仙人也住得的地方,此刻却显得冷冷清清。

    萧瑶初来乍到,什么都觉得新鲜,早不知野到哪里去了。而风华郡主则早早地就被接进宫里,偌大的行馆里就只剩下晏扬歌一人。

    “王爷,王爷,您不能乱闯郡主的行馆……”耳边传来一阵吵闹,紧接着便闻一阵急促的脚步,携着不耐的语气:“滚开!老子又不是来找郡主的!”

    当目光扫到不远处的亭台时,钱王顿时眼前一亮,“晏兄!”

    晏扬歌望过去,他已走到了石子路上,几步踏进亭台,“晏兄,可算是找到你啦!”那小厮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晏扬歌拂手示意他下去。

    “渝青二州的漕运风波可平息了?”晏扬歌上次来时,正值渝青二州的漕运形势最为紧张的时候,而钱王当时运了一批时鲜到青州,青州方面却不肯交由渝州储运,要是绕路得绕上两倍的时间,货物早坏了。

    看钱王被这事搅得焦头烂额,晏扬歌便给他出了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让他揪着青州漕运司使的小辫子去办事,这才将货物运到盛京。

    此刻见了面,自然要先关心一下。

    钱王拖过一条凳子坐下,一手拍上桌子:“平息个屁!就因为渝青二州爆发的漕运事件,盛京的果蔬价格涨了三倍不止!”

    “你不正好趁此时大赚一笔?”晏扬歌打趣道。

    “晏兄就别取笑我了,果蔬价格居高不下,盛京民众怨声载道,不出三月朝廷必定介入,那我不亏死!”钱王说完,忽又直起身躯,兴奋道:“晏兄,你这次来可赶上大热闹了!”

    晏扬歌一挑眉,钱王爱看热闹是出了名的,挂着个王爷的头衔,哪家的热闹他都敢看。热闹看多了标准自然也水涨船高,他说是大热闹就一定不会小到哪儿去。

    “廷尉府的人疯了!居然把盛京大小官员给抓了个遍,连辅国公都给抓了起来!”钱王嘿嘿一笑:“而且最有考究的是,被抓的那些人,明里暗里都是支持太子的!甚至连詹事府的人都有!”

    “这倒确实是个大热闹。”晏扬歌幽幽说道,“那太子可算焦头烂额了。”

    钱王猛一拍大腿:“岂止太子焦头烂额!宁王素来与太子不和,这次被抓的一边倒都是太子的人,涉及栽赃陷害就数他嫌疑最大,这两天宁王府的门槛都快让廷尉府踏破了。”说罢又神秘兮兮地凑近晏扬歌:“你猜,是因为什么事儿?”

    “唔……明目张胆地抓了数位权贵,连詹事府都被拘了人,这是把太子往死里得罪,若非国主授意,廷尉府不会如此不遗余力。”晏扬歌似乎早有思量,笑道:“我猜还是老问题,细作。”

    “不遗余力四字算是说到点儿上了。”钱王咂咂嘴,似惊叹于廷尉府的作风:“廷尉府这次算是下了血本,连最后的班底儿都出动了,真假不论,照名单抓人。也不知他们哪儿来的名单。”

    晏扬歌不置可否地摇摇扇子,忽然问道:“昨日进城时,怎的不见你和宸王?”

    “啊?”钱王回过神来,嗤道:“我每天那么多账本要看,哪有时间去城楼。至于老三么,他就是想去,父皇也不能让他去啊……”

    晏扬歌唇边浮起一丝笑意,也对,宸王好男色是整个北隅出了名的,若国主让他去城楼观礼,说不得他便带上个小倌一同出席。

    “皇室早就不管我和老三了,这样也好,我就可以专心经商了。”钱王笑嘻嘻地搓了搓手,引来晏扬歌的无奈摇头。

    皇家人谁不为了皇权打得头破血流,偏偏钱王生来就不是个做官的料,政务处理得一塌糊涂,做起生意来反倒蒸蒸日上。到最后索性主动请辞,挂了个空头王爷的名号经商到现在。

    “诶?那个会摄魂术的女娃呢?不是整日都赖在晏兄身边吗?”钱王左右张望起来,晏扬歌折扇将他视线挡了回来:“这才是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吧?”

    钱王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讪笑一声:“一半一半。”晏扬歌无奈地摇摇头,道:“灵惜过两天到,不过你别想再拐了她去帮你骗钱。”

    “咳!”钱王干咳一声,正欲狡辩几句,忽闻苑外传来阵阵车轴滚动,钱王站起身来,“既然郡主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晏兄得空记得来钱王府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