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八章 册封帝师

第八章 册封帝师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钱王就算了,为了应付国主偶尔也出席这种场合。但令人惊诧的是,向来缺席这种场合的宸王竟然现身了,还和宫门的守卫发生了争吵,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面上都无可抑制地闪过一丝戏谑。

    “宸王爷,您这……这辆马车真不能进去。”宫门那守卫在众多贵宾的围观下更显局促,面色极为为难地小声道。

    “别人都能进,凭什么我的就不能进?”宸王怒目横眉地瞪着那守卫,钱王早在看见宸王出现的一霎便站在了溜到了他身边,这时也跟着添乱:“说!原因何在!”

    守卫几乎仰天长啸。见状,宸王不禁深吸了一口气,似作出了极大让步:“马车不能进,那我马车里的人总能进去吧?”

    “说!能不能进去?”钱王唯恐天下不乱地跟着起哄。

    那守卫直想找处宫墙撞了一了百了,宸王和钱王平日里难得碰上一个,他今天首次当值宫门守卫,竟然就让他一次遇见俩!小心翼翼地咽了一口唾沫,面色苦不堪言:“两位王爷就别为难小的了,宫里的规矩,风尘地里的伶人……不能进宫啊……”

    话音未落,这侍卫就被人使劲儿地卡住了脖子:“马车不能进,人也不让进,你们干脆把我也关在外面好了!”

    众人看到这儿算是明白了,宸王想带个小倌一同进宫,被守卫拦下并发生争执。

    捧高踩低,这是官场里的人最擅长的,尤其是遇上宸王这种整个皇室都不待见的人,何况太子就在此处,此时不做些什么讨好他,更待何时?于是,不管是真的厌恶宸王也好,假的欲借此讨好太子也罢,宫门口剩下的达官贵人们,便都不约而同的在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

    钱王赶紧把宸王拉开:“老三,有话好好说,我不是让你来打架的,千万别在宫门动手。”不料宸王一把撇开守卫转掐上他的脖子:“老子是你三哥!老三老三,你还叫上瘾了是吧?”

    “咳!咳!”钱王被卡得透不过气来,憋得直向晏扬歌胡乱挥手:“晏……兄……救……命……”

    晏扬歌好笑地看着他们俩一唱一搭,见钱王向他挥手,才摇着轮椅近前,对着宸王微一颌首:“草民晏扬歌,见过宸王。”

    宸王松开钱王,上下打量了晏扬歌一番,目光最后停留在他一双腿上。

    晏扬歌轻摇着折扇,不闪不避地任他打量。

    太子也跟了上去,嘲弄地扯了扯嘴角:“三弟又在为难守卫了,明知这些风尘地里的贱奴不能带进宫中,这事要是传到父皇那里,三弟又该禁足了。”

    说完还往车轿里望了一眼,车轿遮得严严实实,他却仍是道:“哦?三弟又换了一个新欢?”

    他说了许久才发觉宸王自始自终都没看过他一眼,不由心中起火,见他目光一直锁在晏扬歌身上,嘲讽的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三弟一直盯着晏先生,莫不是看上晏先生了?”

    宸王神色谦恭不作多言,钱王淡淡地移开目光,神色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诮。

    “太子说笑了。”晏扬歌虽是在笑,语气却凉了不少,对宸王说道:“迎亲的队伍该到了,不如宸王先随钱王进宫观礼,待婚礼完毕再与这辆车轿一同回府,如何?”

    他说罢便转着车轴往宫门行去,宸王并未答话,脚步却随他进了宫门,钱王上前欲推他,被宸王不着痕迹地拉住。

    太子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丧着一张脸站在原地,直想抽自己两个耳光。

    金碧辉煌的祁乾大殿里,赤金雕刻的喜字挂在正中,异彩流连。翡翠灯罩将烛光映成眩目而明亮的彩光,富丽而堂皇。

    殿内几乎所有的宾客都到了,在等候的时间里互相串联,套套近乎,寒暄嬉闹声不绝于耳。

    宁王一身大红色喜服站在祁乾殿中,眼光时不时地望向殿门。

    当他看见晏扬歌摇着轮椅出现在宫道上,再看见跟在他身后一脸讪讪的太子时,神色不由一动迎出殿外,虎着脸瞪了宸王与钱王一眼:“三弟,四弟,明知晏先生行动不便,竟也不帮着推一推。

    晏扬歌不以为意地摆摆手,钱王却嘀咕开了:“还推,要是二哥也像大哥一样疑心我,岂非自找麻烦。”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清晰地传进几人耳中,宁王先是一愣,立马明白了钱王话里的意思。

    “既不让四弟帮忙,又不肯自己动手,大哥也太小肚鸡肠了些。”宁王说着便招来两个侍卫,几步走下台阶,绕到轮椅后方时还状似无心地撞了太子一下,挑衅一笑,亲力亲为地将坐在轮椅上的晏扬歌抬上了台阶。

    见宁王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太子恨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冲上去痛痛快快地踹上两脚。

    宁王与侍卫抬着晏扬歌刚进殿,便收到来自殿中脸色各异的目光。对这些吃不准他与晏扬歌关系的眼光,宁王尽收眼底,与晏扬歌谈笑时的模样不禁愈发熟络。

    三三两两地方才入了座,晏扬歌刚入座,殿内的高谈阔论便渐渐转为了窃窃私语。他看过去,只见宸王神色窘迫地站在殿中,而殿中宾客则是满脸鄙夷嫌恶,更有武官已经神色轻蔑地讥笑出声。

    晏扬歌在环顾一周后微微蹙起了眉,不知是因宸王常年缺席导致礼部无意为之,还是有人有意要给他难堪,偌大的祁乾殿中宾客满座,竟没有给他备下位置。

    宸王尴尬地站在殿中,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中伤,竟是如此孤立无援。

    宁王虽不想理会宸王,但碍于晏扬歌在场,更有太子的前车之鉴,他还是佯作不悦地喝问了礼官:“宸王的位置呢?”

    那礼官哪见过这阵势,礼堂是礼部在布置,他如何答得出来。当下也哽在原地。

    宁王作势要叫礼部来问:“把布置礼堂的人给我叫来!”

    钱王铁青着脸,正欲开口邀宸王同坐,晏扬歌的声音已先他一步响起:“吉时快到了,叫礼部重新布置也来不及了,宸王若是不嫌弃,便与晏某同憩一座如何?”

    此话一出,殿中窃窃私语戛然而止,连钱王也愣住,皆看向晏扬歌,晏扬歌神色如常地笑着。

    宁王眉头不着痕迹地蹙了一蹙,很快便散开来,只当晏扬歌想做个顺水人情。

    宸王坐下没多久,忽闻殿外礼官高呼:“风华郡主到——”

    殿内目光霎时集中在殿门,风华郡主缓缓踏进祁乾殿内,刚踩上撒满花瓣的地毯,及地的裙摆便如水波般溢开,腰间的佩环叮咚撞响。

    宁王神色间是毫不掩饰的惊艳,他联姻的目的虽是晏扬歌,但不可否认的是,风华郡主的确是一位巾帼美人。

    宁王携着风华郡主往殿内走去,向国主行跪拜大礼。礼毕,礼官的高唱应声响起:“对饮卺酒。”

    一旁托着酒杯的宫人恭敬上前,稳稳地将盛了美酒的合卺杯递给宁王和风华郡主。

    饮完合卺酒,又向国主奉了茶,一系列的繁文缛节折腾完毕后,当礼官那一声长长的“礼成”响起,殿内贵宾们的交谈声逐渐停了,眼光俱都有意无意地看向晏扬歌。

    晏扬歌的册封礼与风华郡主的婚礼是同期进行的,婚礼已经礼成,接下来就该是晏扬歌的帝师册封典礼了。以晏扬歌的年纪而论,若真册封成为帝师,他可算是北隅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帝师了。

    凤唳天给一旁礼官使了个眼色,礼官会意唱道:“帝师册封典礼开始!”

    太子赶紧见缝插针地溜到晏扬歌身后,待礼官音落,他便推了晏扬歌走到大殿中央,再退到一侧观礼,状似无意地观察晏扬歌的神态。

    因晏扬歌行动多有不便,所以这场册封典礼也省去了许多环节,经由一些列繁琐的礼节,当礼官接过圣旨宣读时,已显倦意的晏扬歌微微松了一口气。

    “……特册封晏扬歌为吾北隅第十九任帝师,辅佐皇子处理政务,规正皇子德性品行。钦此!”

    殿中的气氛在圣旨宣读完毕后逐渐诡异,帝师,顾名思义就是帝王的谋师,凤祁每历一朝都会册封一名帝师,而国主将帝师指给了哪位皇子,几乎就等于让他坐上了半张龙椅!而这一次,国主只说册封晏扬歌为帝师,却并未指明做谁的帝师。

    满殿宾客面面相觑,俱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国主的神情,一时谁都摸不清他的心思。反观当事三人,宁王面色有些难看,太子悄然松了一口气,晏扬歌则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国主似全然未见群臣的异样,单手撑在龙案上打量了晏扬歌许久,才饶有兴趣地问道:“晏先生的行动如此不便,可是染上了何种顽疾?”

    晏扬歌看了一眼盖着羊毛毯的双腿,笑答:“回国主,只因晏某幼时顽劣,误服药物,才致双腿瘫痪至今。”

    话音方落,宁王心中便有了计较。

    从婚礼开始到册封典礼的结束,虽出现了不少插曲,但终归不是什么大事。正当晏扬歌疲倦地揉着眉心以为终于结束时,却来了一个最大的意外。

    “宸王妃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