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十四章 往事残艳

第十四章 往事残艳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宸王眸光一寒:“哦?愿闻其故。”

    “我若说以此威胁王爷为我所用呢?”

    “我无权无势,半点没有值得利用之处,帝师此言,甚是虚假。”

    晏扬歌敛起笑容,“那我若说,是有意要扶持王爷呢?”

    “扶持我?”宸王仰天大笑,随即神色怪异地看着他:“放着太子与宁王不选,偏选了一个好男色的宸王,晏帝师是打算拆了‘麒麟军师’这块金字招牌吗?”

    不料晏扬歌摆摆手:“若是真把王爷给扶上了帝位,‘麒麟军师’的名号岂不叫得更响?”

    宸王岿然不动,晏扬歌唇边掠过一丝笑意:“如今漕运都督悬置,能否算是我投靠宸王,送上的一份见面礼呢?”

    宸王撑起身体,理了理衣物,“如果帝师来只为说这些,那么恐怕要失望了,本王实在无心朝政,只想平平淡淡地度过余生,所以还请帝师,另择高明。”

    “且不说太子和宁王要不要你平静。”晏扬歌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就宸王此言,是要告诉晏某,你对万人殊死拚抢的帝冕毫无野心吗?”

    野心。

    他怔住,那似乎是很久远的事了,久到他听到这个词时,身躯竟然震了一震。怎会没有?这是他曾经赖以生存的东西,只是不知何时竟已逐渐磨灭了。

    “没有。”

    “可笑,当年打下这北隅半壁江山的男人,今天居然告诉我他对这片疆土没有丝毫的野心!”晏扬歌笑得异常轻蔑,语气也不那么平和:“当年嘉耀城下的轻狂少年,目空一切,意气风发!凤胤宸,你当年的热血哪儿去了?”

    “热血吗?”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忽然转头凝望着某个方向,目光斑驳了许久,才薄唇轻颤:“早就凉了……”

    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那是南楚殷献的方向。

    晏扬歌只觉得心脏狠狠一窒,竟是痛得无以复加!凉了吗?树遮挡的阴影下他惨然一笑,是啊,都凉了。心凉了,血也凉了,那些刻入骨髓的东西呢?是不是也凉了?

    “十三年前死的那些人不过是一桩寻常争夺皇权的牺牲品罢了,历史上并不乏此等惨剧,竟然就把王爷打击到如此地步?”阴影下,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牺牲品?不过是?”宸王全身一震,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愣了良久才惨然一笑:“晏扬歌,你若真的了解我的从前,那就应该知道,在那场‘不过是’争夺皇权的滔天惨剧里,我凉了满腔热血,散了一身傲气,勃勃野心早就随那遍地鲜血流进了黄沙!”

    “从那天起,北隅的江山就再与我无关了。荣辱或是皇权,我都不在乎。”他收回目光,转身就走:“回去吧,别再说那些年少热血的话了。”

    晏扬歌似乎没想到宸王的反应会如此淡漠,他抬起头来,镇定而平静:“若我说,我来,是为了替蒙冤而死的燕王平反昭雪,宸王的血会不会热一些?”

    好似木桩狠狠地撞击了心脏,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一丈,晏扬歌甚至能看见他骤然紧握的拳头,指甲嵌进肉里,似乎死命地克制着自己不要做出些过激的事来,鲜血自掌间滴下。良久,他转过头来,眼底的漠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阴沉的质疑:“凭什么?”

    晏扬歌粲然一笑,在这黑夜里,竟让宸王有一种想要遮住眼睛的耀眼。他自腰间解下一个精致的囊袋,抛向宸王。

    宸王打开囊袋,霎时全身一震,连呼吸都粗重了起来,怔怔地看了半刻,才露出一个苦笑:“晏扬歌,你赢了。”

    晏扬歌付之一笑,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

    许久宸王才收回目光,将袋子抛回给他,却又被晏扬歌抛了回来,宸王向他投去疑惑地目光,晏扬歌一直维持着他淡淡地笑容:“见面礼。”

    宸王一愣,随即又恢复了淡然的模样,瞥了一眼晏扬歌的双腿,状似无意地问道:“这袋子里的东西,帝师若肯将其用于医治双腿,相信很快就能脱离轮椅了。”

    晏扬歌摸了摸自己的双腿,看着双腿笑了一声:“这双腿无病无灾,何来医治一说?”晏扬歌摩挲着毫无知觉的双腿,忽然低声说道:“我余下的半生,原本就没有资格再站起来。”

    宸王眸底掠过一丝异样,对他的说辞也不知信是不信,但他嘴角仍是划出一个变幻莫测的笑,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帝师是来请王妃的吧?王妃就在里面,可是帝师要如何将她带走?”

    晏扬歌抬起头看他,笑眯眯地说道:“太子与宁王都知道我到宸王府请王妃共度七夕,若是请不回去,第二天所有人都会知道,新任帝师晏扬歌于今夜入府会见宸王,密谈商议。”

    宸王:“……”

    晏扬歌离去,宸王神色复杂地看着手上尚未束拢袋口的囊袋,里面正静静地躺着六块大小不一,鬼面狰狞,黑雾缭绕的黑色断玉。

    加上穆宁手中的两块,正好八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