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三十一章 锋芒初露(2)

第三十一章 锋芒初露(2)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有有!”王元陵眼底涌上些希翼,膝盖向前挪了几步,“据说当晚宸王到长乐南街**,恰好在事发现场,被丰子守一并带回了府衙,不管他是否看到了事发经过,只要宸王开口说我儿子是被人陷害的,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宸王再不济也是个王爷,就凭你一介侍郎职位,也想支配他的嘴巴?”太子冷声质问,再看王元陵战战兢兢的模样,忽而想到了什么,锐利地眯起了眼,“你想让本宫出面,改宸王的口?”

    “还请太子救犬子一命!”王元陵颤颤巍巍地伏在地上。

    见王元陵如此油盐不进,太子彻底地没了耐心,连敷衍他的话都懒得再说,只冷笑了一声:“怎么救?你儿子居然敢打死南楚节度使,他怎么不干脆把天捅破?天捅破了,本宫还能想办法补,人死了,本宫却没那等本事把人复生!本宫也劝你一句,你儿子的命谁也保不住,风头正紧你行事最好小心点,别到时候儿子没救出来,把自个儿也搭进去!”

    说罢,太子一甩宽袖,抽身离去!

    见百般哀求无用,王元陵面部抽搐着冷笑了一声,“太子如今是要过河拆桥吗?”

    王元陵颤抖着站起身来,面目死灰却一改先前的弱势,“太子殿下不想管这件事,无非是怕惹祸上身,殊不知大祸早已临门!自从晏扬歌来了盛京,细作风波,数人斩首,萧瑶遇袭,国舅入狱,哪件事跟您脱了关系?太子殿下就没想过为什么?”

    太子转过身,低声喝道:“说清楚!”

    王元陵把从宁王处听来的一切都告诉了他,捂着胸腔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吃力地问道:“太子可还记得晏承乾这个名字?”

    “记得又如何?忘了又如何?”

    “要是忘了,殿下最好想起来,因为晏扬歌,就是晏承乾的儿子!”

    话音刚落,王元陵毫不意外地看见了太子眉头狠皱!

    他自然是记得的,这些年来,多少人的名字他都忘了,唯独对这个名字记忆深刻,拜他所赐,当年他差一点就坐不上太子这个位置!如果晏扬歌真是晏承乾的儿子,那么这几回的事,说不定真的就是他在搞鬼……

    见他脸色数度变换,王元陵态度愈发肆无忌惮起来,“这个消息是宁王与我议事时透露,信不信全凭太子决断。好在宁王并不知我是太子的人,太子不想救我儿子,下官只好去求他,到时候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还望太子能高抬贵手放下官一马。”

    太子微微眯起眼,“你在威胁本宫?”

    王元陵脸上一派强撑的强硬,不承认也不否认,太子忽然笑了,“为了那个败家子,你还真是豁出去了,既然如此,本宫就走一趟顺天府,至于宸王愿不愿意改口,就不得而知了!”

    王元陵有如绝处逢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称太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带着希翼离开了太子府。

    ……

    凤胤裕指节轻叩在桌上,他要想想,他要好好想想这几个月来,被他忽视的一些事和细节,他隐隐地感觉不对劲,也曾怀疑过是晏扬歌与宁王一道算计他,但思来想去,始终得不出晏扬歌帮助宁王的缘由!

    然而今次得知他真实身份,那么他会针对自己也就说得通了,他也的确没有相助宁王,只不过是在针对自己行事报复时,让宁王顺便捡了便宜!

    天尚未明,窗牖斜映出屋外的枝桠,太子手肘撑在桌案上,指尖轻揉着太阳穴,双目微阖,那么眼下生出的风波,就不是针对王长昭本人,而是冲着王元陵去的,冲着自己而来……

    晏扬歌在用他的麒麟之才,逐渐修剪他的羽翼,一步一步地削弱他的势力,只是……

    太子乍然睁眼,眼底闪烁着阴狠的锋芒,桌角不时跳动的烛火,衬得他脸色愈发变幻莫测——晏承乾身为两朝元老,都只能眼睁睁地看我荣封太子,含恨而终,你算什么东西,自以为是地削去我几个心腹,以为这样,就能把我从太子尊位上拉下来吗?你未免天真!

    宁王府里,王元陵把在太子那里哭诉过的,在宁王面前又上演了一次。

    宁王端坐在花园里的石凳上,一名侍女正在给他的眼睛上药,面上一副平易近人的做派,实则心里早就痛快得翻了天!

    具体经过他是不了解,但绝对和晏扬歌脱不了干系。这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他刚拜完晏扬歌为师,他的眼中钉肉中刺,王元陵的儿子就杀了人,只是不知晏扬歌此举,能否算是他在向自己示好?宁王欣喜之余,也在心中暗暗提醒自己,七夕夜里的作为,可一而不可再。

    听着王元陵在耳畔的极尽哀求,仿佛在聆听世上最美妙的音律,宁王觉得自己好久没有这样痛快过了。他心中满是幸灾乐祸,面上却波澜不惊,款款抚慰道:“王大人切莫慌乱,照你所说,既然宸王当时也在,那好办,本王就去给他说说,看能不能救下王公子一命。”

    王元陵又是一阵磕头,千恩万谢地离去了。给宁王上药的侍女一面替他裹好纱布,一面问:“他是太子的人,王爷还帮他?”

    “你知道他是太子的人,别人不知道,这时候见死不救,传出去谁还敢替我做事?”宁王阴阴一笑,他当然会去找宸王好好谈谈,务必坐实王长昭打死节度使的罪名!

    “可是此事事关重大,恐怕过了今天,就要移交悬镜司了……”移交了悬镜司,就不是谁都能插手了。

    宁王哼了哼声,道:“放心,丰子守虽然没什么能耐,但这事牵扯到他曾经的得意门生,为了宸王,他三五日总撑得下来的。”

    “如果太子真的说动宸王……”侍女话还没说完,忽然腰部给人一勒,回过神来,人已躺在宁王怀中,宁王轻佻地摸了摸侍女的脸,“行了,你个丫头操心这些做什么,你只需伺候好本王就行了。”

    侍女仅在旋转之际低呼了一声,而后就整个都偎进宁王怀中,双手环上他的后颈,娇嗔道:“人家还不是为了王爷着想。”

    宁王被她勾得心痒难耐,眼见二人青天白日的就要行欢作乐,那侍女眼角余光一瞥,霎时惊慌失措地推了推宁王,宁王不悦地拧起眉头,他眼睛看不见,以为她欲擒故纵,殊不知侍女如此惊慌,是看见风华郡主站在园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