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三十三章 计中之计

第三十三章 计中之计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宁王对血案移交悬镜司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白司使现在压根没心思理会王长昭的事。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翻来覆去都是绿蛮的那句上天薄我,涨得他头疼欲裂!

    白司使向来雷厉风行,于是今天一早就站在了醉花荫的门外。

    金妈妈气急败坏地往楼下走,他们这一行本就是日夜颠倒的营生,昨夜因为醉心去管了潋滟泉的那档子事,被顺天府盘问了一晚上,好容易回来睡个觉,还没等睡熟,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金妈妈被吵得没耐烦,一面走一面骂:“敲敲敲!大清早的催命啊,还让不让老娘睡觉了!”

    没好气地打开门,一见是白驯,立马没了脾气,“哎哟,我的祖宗,你也不是第一天出来玩儿的,醉花荫白天不开门的规矩你不知道啊?”

    白驯凑近她,“金姨好大的火气,醉心姑娘可在?”

    金妈妈呆了呆,下意识就问:“大清早的,你找她干嘛?”说完顿了顿,怕引得他不悦,又追补了一句:“醉花荫不做白天的营生,若是想听琴赏曲,可以去惊心阁……”

    “白某只愿听醉花荫的琴,赏醉心姑娘的曲。”说着,从怀中摸着一锭金子。

    金妈妈被噎得没奈何,只得道:“那你进来吧,我领你去她的园子……”说归说,却碰都没碰他手中的金子。

    金妈妈引着白驯一路往醉花荫内里走,穿过两条回廊,到一处园门停下,刚停下脚步,就听苑中传来阵阵丝竹之声,金妈妈说是醉心在排新曲,说着就让白驯稍候,容她去知会。

    白驯拦住她,说还没吃早饭,示意她先下去弄点早点。

    进得苑中,隐隐约约的弹唱霎时真切不少,白驯在门外听了半刻,道:“抚琴弄弦,理应心无旁骛。你的心静不下来,勉强抚琴,反倒显得有些煞风景。”

    “听琴赏曲,理应心无杂念,白公子心烦意乱,哪怕听的是仙乐,也是兴味索然。”

    白驯推门而进,房间里有些昏暗,“你既知我心烦意乱,可又知我缘何如此?”

    醉心她抬起头来,眨了眨眼,“为了第一个字是绿,第二个字是蛮的……某某姑娘?”

    白驯一乐,“还有呢?”

    “当初你从胡媚口中逼供出来的细作名单,是真是假。”

    “这就要问醉心姑娘了,当初揭发她细作身份的人是你,名单真假,你最清楚。”白驯抱胸靠在门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我若说是真?”

    “那昨夜又为何演上那么一出让我生疑?”

    “我若说是为了救胡媚出来?”醉心瞄着他。

    白驯有些好奇地问:“她是以细作身份被抓进悬镜司的,怎么救?”

    琴声戛然而止。

    醉心站起来,走近他,似笑非笑:“在回答白公子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一个故事给白公子听,听完了,白公子就不会想要答案了。”

    白驯摸了摸眉毛,示意她继续。

    醉心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款款道来:“说本朝有一任悬镜司使,名叫陈礼青,为人铁面无私,执法如山。十三年前,判了通敌造反的燕王碎骨刮肉之极刑,却在两年前告老还乡之际,叫来他的得意门生,要他发誓在任期间,永不向三个人及其旧部发难。至于原因……”

    醉心的话中道而止。

    白驯捏着她的脖子,微微用力,眸光微闪:“这些陈年秘事,你又是如何得知的?”师父与他谈话时并无第三人在场。

    醉心任他捏着脖子,嘴角挂着耐人寻味的弧度,从容不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白公子,人人都道你师父刚正不阿,正义凛然,我偏说他就是个草菅人命、贪生怕死的小人。”

    “你在激怒我?”白驯露出一个怪诞的笑,逐渐松开她,“这跟救胡媚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胡媚就是三人之一的部署……”

    “那绿蛮呢?”

    醉心诡滑一笑:“自然也是。”

    到这时,白驯的脸色才真正凝重起来,两年来,绿蛮在宁王府称得上费尽心机,一力为宁王排除异己,细作风波中,也是宁王得益最大,任谁看了都会认为她们是宁王的人。

    然而刚才醉心的一句话,推翻了他之前所有的推想,白驯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道:“你觉得我会信?”

    “你为什么不信?”醉心古怪地睨着他,神色轻蔑起来:“莫非白公子也和你师父一样是个草菅人命的小人,气不过胡媚欺骗利用,明知她无辜还是要杀她?”

    “若真如此,我也无话可说,唯有给白公子提一条建议,把悬镜司之名改成草菅人命司好了。”

    “你不用激我。”白驯连连冷笑:“她可不无辜,只用一份假名单,就取了多名官员项上人头,诬陷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够她死上一百次了。”

    “那你干嘛不杀了她?”醉心铿锵反问!

    白驯语塞。

    醉心嘴角牵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早知她不是细作,以防万一还是把名单上的人全部查了一遍,结果通敌卖国的罪名没有,贪赃枉法的查出来一堆,他们根本死有余辜!你不放她,不过是想弄清楚她的真实身份罢了。”

    说罢,醉心对着白驯一摊手,“瞧,这下子,胡媚连诬陷官员的罪名都没有了。”

    白驯的神色变了变,有种被戳穿后的微妙,他不放胡媚除了要弄清楚她的身份,更多的,是要给悬镜司一下子抓这么官员找一个由头。

    “那你们到底是三人之中谁的部署?”

    “不急,过两天,宁王会亲自找你要人的。”醉心一派的气定神闲,浅笑道:“到时候白公子可要好好想想,我们到底是三人之中谁的部署。”

    白驯皮笑肉不笑地哼了哼声,他虽与宁王接触不多,但对他过河拆桥的行事作风还是略有耳闻,要说杀胡媚灭口有可能,救她出来?

    白驯不信。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