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三十四章 风华之怒

第三十四章 风华之怒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正像无头苍蝇乱转的悬镜司司巡,几名司巡一副见到救星的模样,说宁王妃气势汹汹地闯进悬镜司,指明要见悬镜司使。

    “她可有说找我何事?”白驯问道。

    为首那人的脸皮不由自主地抽了抽,“她说要报官。”

    ……

    宁王府的管家刚到悬镜司门口,远远地就看见白驯携几名司巡往回赶,不由暗道一声好险。

    用袖子擦着额头的满头大汗,管家赶紧带着几个王府护卫迎上去,喘得大汗淋漓,“白司使,小人是宁王府的管家,姓陆,冒昧问一问司使大人,我们王妃可在悬镜司里?”

    白驯整了整袖子,淡淡道:“我也是刚收到消息,陆管家不如随我一起进去?”

    管家连声称好。

    进了悬镜司,风景格局顿时变得庄严肃穆起来,处处透着冰冷铁血,与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穿过一座庭院,是一片更为开阔的视野,陆离一抬头,一面巨大的六角棱花镜直入眼帘,极为威严地挂在横梁上,镜面反射出的光芒刺得人眼睛生疼。

    管家话都不敢多说,心说难怪王爷这么忌惮悬镜司,被如此庄重的气势压着,不当场露出马脚就很不容易了,何况……

    没等他感慨完,风华郡主如松般挺直的背影就出现在视线中,管家加快脚步,赶在白驯发问之前扑跪在她脚下!

    “王妃!王爷是气糊涂了才会说纳妾的,他心里到底是有王妃的,这不王妃您刚跑出来,王爷就把那个女子赶出府了!”

    风华郡主不耐烦地踹开他,“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管他纳不纳妾,只要他王府……”

    “装得下”三个字还没出口,就被管家突然拔高的哀求打断了,“王妃您就原谅王爷一次吧!若不是王爷眼睛还没好,此刻必定亲自来请您回府的。王爷说了,三天,求王妃您给他三天时间,他保证在三天之内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解决不好,任您处置!还请王妃先随我回府,悬镜司可不是能闹着玩儿的地方啊……”

    管家把头磕得砰响,一屋子的司巡满脸无语,皆看向白驯,白驯背靠窗栏,示意他们不要动,一脸的趣味盎然。

    听到这儿,风华郡主算是回过味儿来了,她蹲下去,觉得眼前这人可笑又可悲。

    “你们王府里的人,嘴里有没有一句真话的?正是因为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才让萧瑶……”

    “启禀白大人,宁王爷和晏帝师来了!”门外一声通报截断风华郡主的话,陆管家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白驯双眉一挑,笑道:“哟?今儿过年哪?请他们进来。”

    宁王心急如焚地命人推着晏扬歌赶到悬镜司,自己则一路被人搀着小跑,紧赶慢赶,终是在事情闹大之前赶到了。

    白驯眸色微沉,来的不止宁王和晏扬歌,还有绿蛮……

    议事厅里的气氛尴尬而沉寂,众人的目光都在晏扬歌身上,风华郡主心神俱伤,定定地看着晏扬歌。

    晏扬歌的脸色平静而寡淡,倏尔他微微一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宁王妃,宁王一气之下说出的气话,王妃岂可当真,宁王一早慌慌忙忙来我府中,求晏某来给他说两句好话,足见宁王对王妃的情意……”

    他“宁王妃”的称呼一出口,风华郡主就彻底的心灰意冷了,低下头,竟出乎意料地发出几声低笑,从几不可闻到哈哈大笑,听得众人心惊胆战。

    她刚才在期许些什么呢,再迟钝也该感觉到他的变化啊,是不相信吗?不相信他们之间两年的生死之谊,竟然还比不上这盛京的荣华富贵。来凤祁之前,她以为他是被自己连累的,他是讨厌这些勾心斗角的,可他现在如此虚伪的面孔,还不够让你重新认识他么!!

    抬起头来,风华郡主脸上满是怆然之色,“晏扬歌……,萧瑶的命,在你心里,果然是不重要的吧?”

    晏扬歌面不改色,眼中只有白水一样的浅淡,坦然自若地道:“不若请王妃考虑一下宁王的请求,给他三天时间?”

    绿蛮站在晏扬歌身后,骤然攥紧了衣袂。

    “好!”风华郡主喝应一声,射向宁王的视线陡然凌厉:“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救不活萧瑶,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转过头来,再看晏扬歌时,她的目光已是全然陌生,好半晌,问道:“你可还记得一年前凤祁夜袭,我问过你什么……”

    晏扬歌垂下眼眸,她决然一笑,毅然转身,目不斜视地踏出议事厅,望着那坚韧的背影,晏扬歌的神色染上点点怅然若失,脑中忽然一年前狼烟飞沙的夜晚,哀嚎四起,腥风血雨,电光火石间,她策马如白驹过隙地闯过战场,脚踏烈马,手执一弯金刀,势如破竹地取了敌军先锋项上人头!

    终于,局势扭转,她肩、腿、背三处各中敌军一箭,满身鲜血抬下战场时,她拎着敌军先锋的首级,叹问:“先生历来没金铩羽,为何独独今日不肯开弓相助?”

    晏扬歌暗暗叹了一声,扬声道:“郡主可还记得晏某当时答过你什么?”

    风华郡主步伐滞了一滞,复又前行。

    晏扬歌收回目光,面上现出疲倦的神色来,宁王终于回过神来,对着还跪在地上的陆管家招了招手,不无敌意地瞟了白驯一眼,推着晏扬歌离去了。

    白驯仍旧靠在窗栏上,一副懒散的模样:“他们都走了,你不走?”

    绿蛮不说话,只是看了看满厅的司巡。

    白驯佯装不明就里,气氛一时沉寂下来。

    绿蛮只站了片刻就受不了白驯桀骜不驯的态度,皱了眉就往外走,然而才走了两步,左手就给人拽住。

    白驯挫败地挥手示意那群没眼色的司巡先出去,众人心照不宣地往外走,经过二人时,还不约而同地丢下一个**的笑容。

    绿蛮盯着被白驯拉住的手臂,又看了看白驯,白驯不情不愿地松开,颇有些怨念在心头。

    绿蛮神色现出些犹豫之色,踌躇了少时才道:“白驯,你还是把胡媚放了吧,不然……等宁王找你要人,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白驯心说绿蛮这性格还真是坦率得不会拐弯,连说话都这么直白,他饶有兴味地抚着下巴问:“你这是在关心我?”

    绿蛮神色一正,“我没跟你开玩笑,当救出胡媚的利益大过得罪你的不利,宁王一定会去做的。言尽于此,我走了。”

    白驯再度拉住她,收起了脸上的玩世不恭,眼中满是让绿蛮惊心的认真:“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绿蛮下意识地别开眼,许久,才憋出一句:“我不喜欢欠人情。”

    白驯眼中的光芒逐渐黯淡下来,苦笑道:“你讨厌我?”

    “我不讨厌你。”绿蛮一句话让白驯瞬间飞上云端,然而下一句话,却又在一霎将他狠狠地摔到地下,“但我最恨悬镜司使。”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