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超级强少 > 第十八章 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

第十八章 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

推荐阅读:大魏读书人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八章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

    听着秦叶的话,钱老脸色越发的复杂起来。

    “江陵吗?只是江陵吗?”钱老凝视着秦叶。

    秦叶丝毫不畏惧的不卑不亢的迎上钱老的目光,纳兰秋浓能够感受到空气之中那种一触即发的战意,微微向秦叶靠拢。

    两人对视的时候,秦叶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意,再次往前小跨一步,退一步,进一步,再进一步。

    已经不在原地,钱老两道粗眉一挑,大喝一声,“小子狂妄,如果是秦断手这样说或许我还就忍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敢对我这样说话,看来秦断手也并没有把你教育好。”

    秦叶此时脸上的笑意变得越发的浓厚起来,但是在钱老看来却是无比的挑衅。

    “至于我们家人是否把我教育好那也是我们家的事,不过,在我看来,至少也要比你强,你先是当着我的面口口声声说我的女朋友是你孙媳妇,在你看来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跪舔一番才对?老家伙,我不管你想要玩什么花样,但是我警告你一句,不要玩到我身上来,老子舍得一身剐,你若安好,那便好,如若不然,别怪我让你这个所谓江陵的太上皇下马,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谁是一家独大的,我相信你的对头很希望看到那一天。”秦叶笑着,狂妄着……

    钱老此时目露杀意,“小子,你这是在威胁老夫?”

    “呵呵,你要是想这样理解也行,我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再说了,我一个废物又能耐您老人家如何呢?”秦叶说道。

    唰!

    砰!

    一掌直接拍在秦叶的胸口,秦叶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就你这样的废物也敢大放厥词。”钱老并没有下死手,只不过是在试探秦叶罢了。

    秦叶擦拭掉嘴角的血迹,站起身来,依旧是笑看着钱老,“今天的耻辱我记下了,我必会奉还,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告辞了。”

    纳兰秋浓看着秦叶站立都吃力,眼疾手快的一把搀扶住他,然后看着钱老,“钱爷爷,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纳兰秋浓扶着秦叶走出钱府,司机见状就连忙过来帮助搀扶着秦叶坐进车中。

    车子驶离,纳兰秋浓关切的看着秦叶,“秦叶,你没事吧?”

    秦叶虚弱的说道,“记得给钱。”

    纳兰秋浓闻言顿时一阵白眼,“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秦叶自然是知道钱老不会下杀手,不然的话,他钱家也就玩完了。秦断手的怒火不是那么容易被无视的,而且最为主要的是秦叶是纳兰秋浓带来的,钱老一旦下了杀手,恐怕纳兰神佛那边都不好交待。

    一路上秦叶都没有和纳兰秋浓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调息。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来的时候秦叶已经如同一个没事人一般,纳兰秋浓不禁有些愣住了,秦叶见状,笑了笑,道,“这种小伤算得了什么,在村子里的时候,老头子和白凤凰下手那才叫重,每次基本都直接面对死神,然后老头子又用药物将我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就算我再怎么是一个废物,最起码抗击打能力还是一点都不弱的。”

    听着秦叶的解释,纳兰秋浓倒也信服,秦断手和白凤凰的脾气性格她是知道的,这种事也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回到房间之后,秦叶脱下身上的衣物就走进了浴室,打开水阀,任由冷水在自己身上冲刷,面无表情,自言自语的说道,“畏手畏脚还真是让人不快啊。”

    洗完澡之后,点上一颗烟走到窗户前看着窗外的夜色,此时夜色渐浓,晚风吹来,秦叶感到一阵舒爽。

    江陵,这也是一个必争之地啊!

    要想在江陵立足,钱家就是必须要面对的,不过,秦叶此时的重心也并不在这边,现在的自己就如同还在襁褓之中嗷嗷待哺的婴儿,单单是东海就够自己忙活的了。

    就在此时,一只白鸽从窗前掠过,秦叶顿时就笑了起来。

    转身,开门。

    几分钟之后一个男人走进了房间。

    不认真盯着进来这个男人看的话,根本不会记住他的样貌,虽然那张脸是如此的清晰,但是却就是让人记不住。

    “来了?”秦叶开口说道。

    “不来,难道看着你死吗?”男子说道。

    “白鸽来,神枪现,你不装/逼能死?”秦叶没好气的说道。

    神枪径自拿起茶几上的中南海取出一根点上,深吸了一口,悠哉的靠在沙发上,“我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了,老爷子让我完成任务直接来找你。”

    对于神枪,秦叶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小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哥几个迟早要肩并肩一起看着美如画的江山,而我们的名字也将出现在山峰之巅。”

    “不那么中二会死啊。”神枪看着秦叶一脸不满的说道。

    “好吧,一起打天下,血雨腥风由我们掌握。”秦叶说道。

    “不那么文艺会死啊。”神枪说道。

    “好吧,一起杀人吧。”秦叶说道。

    “哈哈,哈哈,这才对嘛,我的枪已经饥渴难耐了。”神枪说道。

    “中二,文艺都去死。”秦叶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

    好一会儿之后,神枪神情变得肃穆起来,“我以为探花会死。”

    “我也以为他会死,但是,我却不能看着他去死,少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完整的。”秦叶说道。

    话很简单,但是,两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蒋门神没这么快过来,他手上的事有点棘手。”神枪说道。

    神枪说有点棘手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十分棘手,秦叶紧蹙着眉头,“哪方面的?”

    “京城。”神枪说道。

    秦叶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摁掉手中的烟蒂,“这可不好。”

    “情况不是很好,但是,他那个任务是老头子亲自发布的,他只能去。”神枪说道。

    “看来事情很严重啊,该不会是紫荆花小队吧?”秦叶一点都不愿意提起这个小队的名字。

    “虽然不是,但是也脱不了干系,老头子让蒋门神去杀龙小队队长龙天行。”神枪说道。

    砰!

    秦叶猛的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之上。

    秦叶已经很少发怒,最起码自己人在的时候这种情况基本山很少发生,但是,谁都知道,秦叶一旦动怒,那么后果就会变得十分严重。

    龙小队一个仅次于紫荆花小队的存在。

    而龙天行也是最接近天阶的高手,老头子让蒋门神去杀龙天行那简直就是让他去送死。

    龙小队高手如云,可以说是除了紫荆花小队之外的汇聚官方所有高手的存在。

    神枪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安静的看着秦叶。

    秦叶默默的拿起烟掏出一根点上深吸一口。

    神枪看着秦叶双眼渐渐变红,顿时一巴掌拍在秦叶的肩膀之上,“控制。”

    秦叶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胸口那股戾气。足足半个小时之后,秦叶的双眼才算是恢复正常。

    “秦叶,你给我记住,你是我们团队的核心,我们可以死,但是,你绝对不行,在你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绝对不能暴露那个秘密,不然不但我们都要死,就连老头子都会死。”神枪说道。

    秦叶大口大口的抽着烟,“放心,我都清楚。”

    秦叶没有说的就是,老头子教自己的游龙决已经渐渐开始感到力不从心,虽然说还能压制,但是,迟早都会失控,而在这之前,秦叶没有任何的办法,老爷子当初也只是说了一句话,那就是破而立,不死则神。

    在那之前,秦叶要抓紧时间建立自己的势力。

    看着秦叶的目光,神枪开口说道,“东海那边需要我出手吗?”

    秦叶摆了摆手,“神枪,东海那边你不用操心,不过,接下来你的任务要比东海那边更加严峻。”

    “呵呵,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没见过,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一样的是打天下,只不过,你却要在江陵这边给我打下一片江山来,和东海相互辉映,你知道,一旦到时候我们暴露出来所要面对的有多少大家伙,我们必须要做到震慑。”秦叶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吧。”神枪自信满满的说道。

    “你暂时不要去招惹钱家这只大老虎,不过,我也会转移钱家的注意力,让你能够低调的发展一段时间。”秦叶若有所思的说道。

    脑力活神枪基本不愿意去想,既然秦叶都这样说了,那么自己只需要去做就行了,用自己的枪说话就足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门铃声响起,秦叶蹙眉,“是纳兰秋浓。”

    唰!

    神枪就凭空消失在了房间之内,秦叶站起身来走过去打开门,“老板,有什么事吗?”

    “秦叶,我们出去走走吧,我想去夫子庙。”纳兰秋浓说道。

    “好的,我准备一下,你先进来吧。”秦叶说完之后就转过身,纳兰秋浓也走进房间东张西望,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

    秦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和纳兰秋浓离开了酒店。

    两人并没有开车,而是打车前往,一路上,纳兰秋浓都是兴致勃勃的看着窗外这座古老的城市。

    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钟山如龙独西上,欲破巨浪乘长风。江山相雄不相让,形胜争夸天下壮。秦皇空此瘗黄金,佳气葱葱至今王。我怀郁塞何由开,酒酣走上城南台;坐觉苍茫万古意,远自荒烟落日之中来!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黄旗入洛竟何祥,铁锁横江未为固。前三国,后六朝,草生官阙何萧萧。英雄乘时务割据,几度战血流寒潮。我生幸逢圣人起南国,祸乱初平事休息。从今四海永为家,不用长江限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