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盛唐风华银狐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突然之间季维被季霖遮住了双眼,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可是感官蓦地被放大几十倍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季霖温热的鼻息喷在了耳朵上,稍稍一动,白嫩就渐渐变成了粉红,随即而来的是一道男子低哑的声音,似乎再压抑着什么。

    季维明白了季霖的暗示,可是这里是公司虽然这个时候所有人大概都已经离开了但难保没有人突然会闯进来发现这一幕。季霖了解怀里人的担心,手臂紧紧扣住他的腰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轻道。

    “不要怕,没事,我在。”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有一种让季维很想哭出来的冲动,不管在任何时候季霖总是站在自己的身边,只要他一回头总能看见他。季维微抬起头深深看了一眼季霖,并没有说话,只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直观察着季维一举一动的季霖,注意到季维的反应。心中狂喜,再也不能压抑住心里的渴望,紧紧抱住季维,早在来之前他就想这样做,只有这样做才能去除掉他内心的不安。季霖一手搂住他的腰部,一手撑着他的脑袋,立刻朝觊觎很久的红唇狠狠的亲了下去,一点一点加深,手上的动作也毫不示弱。

    季维被季霖激烈的亲吻着,空荡的房间内只听见液体粘腻的声音。身体慢慢发热,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季维艰难从季霖猛烈的攻势中得一个空,趁着几秒的空隙间大口喘气,眼神迷蒙看着季霖,极力留有一丝清明道。

    “去,去房间里,不要,在……”

    季霖湿润的舌头狠狠纠缠着季维的舌头,温热的呼吸吹在他的脖子上。半晌才应了一声季维的话,一手撑着他的身体,一手慢慢向办公室的小隔间摸索去。即使在两人慢慢移动的时候,季维整个人一直圈在季霖的怀里,被动的承受着他猛烈的亲吻。

    当两人终于到达目的地时,两人的衣服早已经散落一地。季维被放在小小的一张床上,身体直接接触到空气,泛出一阵冷意,皮肤激起一丝颤抖。

    “冷……”

    季维不禁呢喃,此刻的他的感官完全被季霖所控制,之前脑子里想的什么全部变成一团只能凭感受说出。不过没有多久,另一具滚,烫的身体覆盖上来,皮肤相贴传来的温度让他的身体慢慢发热。

    季霖埋头在季维脖子一寸一寸吮,吸着,留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印记,嘶哑着声音安慰道。

    “忍一会儿,等一下就不冷了。”

    办公室过道上静悄悄的,原墨白一手拿着一个文件夹,一手拿着车钥匙,脚步匆忙。本来他已经下班了,可是在停车场取车时,突然发现自己手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那是明天要发给董事会的,所以现在必须得要总经理签名,所以半路他不得不返回来。

    脚步声在走廊响起,原墨白笔直地往季维所在的办公室走来。此刻斜阳隐隐坠落,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余辉,微风吹来,原墨白看着办公室大门敞开是开着的,准备敲门的手一顿,眉头一掀。

    “阿维?”

    轻声叫了句,可是没有人回应。心中疑惑,没有想多直接推开门走进办公室,空空荡荡的里面没有一个人。他把手上的文件夹放在长桌上,眼神扫过四周并没有看见季维,可是桌面却又一杯水。原墨白心中猜测大概他已经离开了,可能是忘了关上门。在办公室里并没有停留多久,正想转身离开,这时一道夹杂着急喘的声音从办公室的小隔间传了出来。

    原墨白欲走的脚步立即一顿,眉头一皱。视线瞥过办公室的小隔间,脚步慢慢走了过去,而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传入原墨白的耳朵里。小隔间门是微敞开的,里面的一幕让原墨白眼睛紧紧一缩。小小的隔间里,季维和季霖竟然裸,着身体……还有是不是暧,昧的喘,息声,他不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人,看到这一幕场景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他深深的看了眼床上已经沉,迷在欲,望中的两人,小心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脚步轻抬,离开办公室,然后疾步离去。

    小隔间微敞开的门缝里,季霖瞥一眼就注意到那一抹熟悉的衣角,随即神色十分沉迷,动作更加猛烈,可待人走后神色顿时清明,眉眼间皆是冷酷,哪还有一丝沉迷,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嘴角处也罕见地挂着一抹讽刺。不过眼神一转,当看到身下人难耐的表情,眼神情不自禁柔和下来,动作间带着一抹怜爱。

    季维看着季霖,眼神像是裹上了一层水雾般迷蒙,察觉到他动作的停止,略有些疑惑正想要开口,下一刻季霖的吻落了下来,堵住了季维的唇。这个吻充满了霸道,带着季维所无法理解的情绪他只能被动的张着嘴,任由对方在自己的口腔内肆意着。

    离开那个让人耳红心跳的房间,此刻原墨白静静呆在电梯里,直至红色数字一停。他才有所反应。闭了闭眼,似乎想起什么,手慢慢捏紧拳头,睁开的眼睛眼神中带着一抹挣扎。不过很快眼神平静下来就仿佛如深沉的湖面,让人捉摸不透,停顿半会儿,拿起兜里的手机,手指划过通讯录,在季董事长处停留,最终还是按了下去。

    “喂,是谁?”季父的声音沉稳的传了过来。

    沉默,

    “喂?你是谁……”季父疑惑的问,直至他快要挂上电话的时候,原墨白才开口。

    “天朗公司里,你难道不想看看你的两个好儿子正在干着什么吗?”原墨白用手压喉咙,语调没有什么起伏,把手机离远了才淡淡道。

    “你是谁?你在说什么?”另一旁的季父听到这个陌生人的电话本来没有多在意,不过在他提及到季霖和季维的时候他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眼皮不安地直跳。

    原墨白不敢再多说什么话,季父是个聪明人只怕他再多说一句精明的季父恐怕会发现。所以不等季父反应立刻关上了手机,拆卸电池,直到耳边没有了季父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心中却苦涩一笑,犹如重担在身,连气都喘不过来。最后看了一眼紧闭的公司大门,原墨白转身上了车开往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也不想背叛季维,奈何他实在没有办法。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这样做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他已经回不了头了。只希望将来季维知道所有事后,不说原谅他,但也不要恨他。

    一番动作过后,待两人气息略平缓,季霖侧躺在了季维的左边,一只手极有占有欲地圈着季维,而令一只手则把遮住季维眼睛的沾染上汗水的额发伏开,侧脸在季维脸上轻蹭,时不时吻一下他的嘴角,哑着声音问:“还好吗?,身体怎么样?”

    嗓音带着动作过后独有的性,感,季维慵懒着身体,手脚一动都不想动,脑袋只蹭着季霖火热的胸膛,身体整个缩在他的怀里,似乎想寻找一个安心的地方休息。

    听见他的话并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头枕着季霖的手臂,耳朵听着那令人安心一声又一声的心跳,眼皮一上一下贴合,渐渐有了些睡意。

    季霖的视线一直锁定在季维的身上,眼神幽深。当注意到季维有了睡意,嘴角含着一抹淡笑,另一只手轻柔地拍着季维裸,露的背,试图让他安然入睡。

    可是突然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瞬间,季霖猛地直起,背部像是绷紧了的弦,蓄满力的手臂将季维放在床的一旁极快地扯出被子盖住季维裸,露在外的身体,而自己仅是用长上衣围着下半身。然后抬头看向来人。

    门“哐啷”一声被推开,伴随一声怒到极致的爆喝”孽子!”

    刚才隐隐有睡意的季维此刻猛然被吓醒,挣扎的坐起来,当看清来人是谁时,简直是魂飞魄散,脸色惨白没有了一丝血色,身体不禁颤抖。而旁边的季霖却不慌不忙起身,眼神直视着来人,甚至看季维被吓得厉害了,还站在季维前面,挡住他受惊的身体,接着慢条斯理地拍了拍他的手安慰。

    “不怕,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