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小说网 > 佞凰 > 第三十二章 风波再起

第三十二章 风波再起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

一秒记住【武林小说网 www.50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宁王被她勾得心痒难耐,眼见二人青天白日的就要行欢作乐,那侍女眼角余光一瞥,霎时惊慌失措地推了推宁王,宁王不悦地拧起眉头,他眼睛看不见,以为她欲擒故纵,殊不知侍女如此惊慌,是看见风华郡主站在园门口。

    风华郡主铁青着一张脸,似在极力克制怒火,大步跨进门,侍女惊吓得从宁王怀里脱身出来,朝她跪下,声音发抖,“王、王妃。”

    宁王一听是她,顿时松懈下来,整了整微乱的衣衫,懒洋洋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风华郡主脸色极度阴沉地走近他,猛然挥出一拳将宁王打翻在地!

    “啊!”惊呼声中夹杂着宁王的痛呼,侍女吓得面色发白!

    宁王猝不及防吃了她一记重拳,脸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差点厥过去,他双眼已经好了大半,透过纱布也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侍女吓得傻在旁不知作何反应,愣了许久,才连滚带爬地去扶宁王!

    宁王粗暴地拂开她,勃然大怒,指着风华郡主暴喝:“歌风华你活腻了!成亲这么久你连房间都不肯让我进,本王找个小妾怎么了!你居然敢打本王……你还当自己是那个说一不二的锦绣三十万铁骑的统帅吗?想死是不是,想死本王成全你,来人!”

    风华郡主怒不可遏地又是一拳砸过去,厉声质问:“为什么非要置萧瑶于死地不可?”

    在侍女的尖锐的尖叫声中,宁王躲避不及地又挨了一拳,暴跳之下压根没听见她说了什么,瞬时冲冠而起,梗着脖子大呼小喝:“反了你了!来人!来人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关到地牢里去!”

    花园入口的王府内侍鱼贯而入,纷纷拔出兵器对着风华郡主。风华郡主视若无睹,半弯下腰一手揪起宁王的领子,目露凶光,“……我问你为什么非要置萧瑶于死地不可?”

    听着风华郡主几乎一个字一个字从齿间挤出来的质问,宁王后脑悬空有些发懵,下意识地大声反驳:“本王什么时候要置她于死地了?”

    见他否认,风华郡主怒火更盛,鼻子几乎挨到他的脸,双目毒蛇一样地锁在他脸上,“自从她来了盛京,你们就没有一刻是安分的,对她百般算计筹谋,把她的伤痛当作讨好他人的工具,原本健康开朗的她被你们害得重伤在床,就这样你都还不肯放过她……”

    “我把她带到凤祁来,就是被你们这样残害的吗!?”

    最后一句话,风华郡主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

    宁王被震得头晕目眩,耳边嗡嗡直响,意识到可能是萧瑶又出了什么事让歌风华误会了,他确定自己最近忙着对付太子什么也没干,不由生出无限憋屈,“你个疯女人在莫名其妙地说些什么!我什么时候谋害过萧瑶了!证据呢!拿出证据来啊!”

    “砰!”风华郡主一拳砸在石桌上,震得茶盏猎猎作响,松手之后,一个白色瓷瓶静静地立在上面,“这瓶药还记得吗?”

    宁王拿过瓷瓶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仍旧不明白风华郡主到底为什么发这么大火,不明就里地答道:“这是我配制了送给萧瑶治伤的舒痕凝胶啊,怎么?”

    “这凝胶里加入了大量剧毒!她用了你的药陷入重度昏迷,生命垂危,萧瑶用了这么多天,大夫说已是毒入骨髓……回天乏术……”说到最后,其声已如蚊呐。

    “什么!”宁王大惊!

    风华郡主眼圈微微泛红,愤怒,悔恨,内疚,自责,齐齐涌上心头,如果她当初没有带她来凤祁,如果她能对她多一些关注,如果她能再细心一些……

    然而世上没有如果,萧瑶此刻正面色死灰地躺在床上,性命岌岌可危。

    风华郡主忍不住攥紧了宁王的领子,面上满是强忍盛怒的咬牙切齿:“你们这些人,口蜜腹剑,忘恩负义!没有我们在边疆浴血杀敌,哪来你们的夜夜笙歌?你们不心存感激也就算了,整天尔虞我诈,残害忠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说到最后,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骂宁王,还是在骂远在千里之外的锦绣皇室。

    风华郡主厌恶地松开他,宁王猝不及防摔在地上,正要发火,忽然意识到什么,拳头紧了紧,硬生生地把怒火压了下去,抿着唇一声不吭,落在风华郡主眼里,就成了阴谋被揭穿后的心虚。

    “你承认是你配制的就好,我现在就去悬镜司状告,凤祁宁王屡次三番地残害友邦重臣之女,妄图挑起两国战事,所图不明。”风华郡主似想到某些可能性,怆然一笑,再转头时已是神情决然:“若凤祁有意包庇,莫怪我戈丹边境十万大军挥师北隅,剑指宁王!”

    风华郡主愤然而去,宁王狼狈地给人搀起来,只感到人果然是不能幸灾乐祸的,他刚才还在对太子落井下石,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就轮到他焦头烂额了!又见一园子的侍卫,越发心烦,“都滚出去!”

    一干侍卫惶恐地出了园门,侍女小心翼翼地给他擦药,战战兢兢地哭问:“王、王爷,王妃冤枉您谋害萧瑶姑娘,您怎么也不辩驳?”

    宁王疼得龇牙咧嘴,眼皮不受控制地抽了抽,辩驳?说什么?说凝胶配方其实他从宸王那儿夺来的?

    宁王眼中逐渐覆上一层阴霾,他敢保证制药过程绝无半点差错,凝胶还是出了问题,那就是药方本身有问题,而宸王故意拿一份有问题的药方给他的原因……昭然若揭,宁王若是想不到,就不是宁王了。

    宸王既然敢把药方给他,就算准了他今日不敢否认,他也的确不能反口,否则落个假仁假义的臭名不说,再传到晏扬歌那里……

    宁王烦躁不已地敲着桌子,胸腔中全是哑巴吃黄连的憋屈,对太子千防万防,没成想到头来被一个废物釜底抽薪,宁王一拳捶在桌上,脸上满是切齿痛恨:“凤!胤!宸!”

    C